文/凌淑芬、張容兒 您暌違三年的新作《遺落之子》突破浪漫愛情小說的主題,融合了奇幻、冒險、懸疑等多重元素,讀者們都相當期待。請問您是從何時開始構思這部作品的?是什麼樣的契機推動您嘗試這次的跨界創作?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喜歡幻想的小孩,走在路上腦子裡總是有故事在發生,而我看到的任何景象都有可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若曦:「我膝蓋疼得厲害,什麼時候能好?可有什麼止痛的藥?」 李太醫道:「這是『痺症』,因風寒、濕邪、痺阻血脈,致使血脈不通,關節痠痛,嚴重時行走都困難,姑娘久跪於青石地面,又長時間浸於雨中,這幾點病因都合了。」 若曦想了想,倒是聽明白了,就是「風濕」了! 完整文章
文/吳宏乾 髮宜多梳:「千過梳髮,髮不白。」 ──巢元方《諸病源候論》 談到梳髮,絕對不僅僅於將頭髮整理成好看而已,其中包含著養生的涵義,從古至今,崇尚此者比比皆是。 晉朝竹林七賢之一的嵇康在其著作《養生論》中提到:「春三月,每朝梳頭一、二百下,壽自高。」北宋大文豪蘇東坡晚年因際遇不佳而神情憔悴,因此開始重視養生,其中一項重要的方法就是梳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