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奈爾.傑斯坦尼;譯/吳書榆 一九九〇年代初期,經濟學家阿馬蒂亞.森恩計算出有一億的女性消失了。女性的壽命比男性長,因此女性人口應多於男性。在英國、法國與美國,大約是每一百零五位女性對一百位男性,但森恩發現,在某些國家,男性人口超過女性。在中國與孟加拉,大約僅有九十四名女性對一百位男性,巴基斯坦則為九十。把這些缺口加總起來,森恩發現全世界大約少了一億名的女性。 完整文章
文/阿杰・艾格拉瓦、約書亞‧格恩斯、阿維・高德法布;譯/林奕伶 AI無所不在。在我們的電話、汽車、購物體驗、交友配對、醫院、銀行與所有媒體都看得到。難怪企業領導人、執行長、副總裁、經理人、團隊領導人、企業家、投資人、教練等決策者都迫不及待要爭相了解AI:他們知道AI會從根本改變他們的事業。 預測科技將改變世界 經濟學提供成熟穩固的基礎去了解AI 的不確定性,以及AI 完整文章
我應該是個夜貓子,除了必修課或不方便,我排的課全部都在下午甚至晚上。我不相信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而是相信早起的蟲兒被鳥吃。基本上,我晚上做事的效率比白天還高,我也不知道這是因為夜貓子天性,還是晚上比較不受打擾。 完整文章
文/張清溪 很多沒念過經濟學的人,都聽過「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這位現代經濟學之父的大名;但念過經濟學的人,卻很少有人讀過他的成名作《國富論》。到底亞當.史密斯在二百三十年前完成的這本巨著,是不是還值得二十一世紀的我們去看呢? 當然值得。說得誇張一點,現代經濟學也只不過是在闡釋《國富論》,而且許多基本的原理,還沒有《國富論》說得明白呢! 為什麼該看《國富論》? 完整文章
文/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吳惠林 一段不短時間以來,幾個疑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 現代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 短期重要還是長期重要? 直接效果重要還是間接效果重要? 政府真是「必要之惡」嗎? 法律是保護個人還是戕害個人的工具? 當代經濟學是否已失去其本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那時我到書店裡去『抓週』,」任明信說,「打算看自己抓到什麼,以後就做什麼。」 那年任明信大三,唸的是經濟學,狂熱地參加羽球比賽;他思考過唸商業科系的出路,認為自己對商管工作沒有足夠的熱情,他考慮過成為專職的羽球教練,但也覺得這個令自己全心投入的運動項目不會成為終身志業。 任明信本來就喜歡閱讀,於是決定乾脆走一趟書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