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遺忘不是學習的敵人,反而是《最強大腦學習法》

文/三明治先生 以前我們念書時,為了應付考試總是要死背活背,背完唐詩背九九乘法,尤其是考試前更是卯起來背。但常常考前才唸到的,到了考試就只剩一個模糊的印象,只留下了惆悵卻沒留下答案。又如出門前想好待辦事項,門一鎖好卻又忘記,可以說「遺忘」不只在考試,在生活也是我們的敵人。於是我們用各種工具,筆記本、…

【經典也青春】一段「很窮但很快樂」的時光——陳瀅如談海明威的《流動的饗宴/巴黎,不散的饗宴》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海明威說:「如果你夠幸運,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隨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1992年我第一次去巴黎時,正巧香榭里榭大道大整修,春天的雨使得路上泥濘不堪,出差拉了大大小小行李的我與同事二人,每天狼狽不堪地步行、趕車、拜訪出版社,還要看…

一時說不出名字,是舌尖現象,還是失智前兆?

文/劉秀枝 ★若連「桌子」、「椅子」都說不出口,就要小心了★ 「舌尖現象」在緊張、壓力大或勞累時較容易發生,並且隨著年齡增加而愈頻繁。 「就是那個,那個……」,其實是舌尖現象 有一次旅遊,中年的領隊在遊覽車上講解行程,提到一個海峽,他一時忘了海峽的名字,但記得是介於地中海和大西洋之間的一處很有名的海…

強調自己並非天才,不只是埋頭苦練的鈴木一朗

文/田路和也;譯/周若珍 將徹底思考後的戰略與戰術轉為行動,累積能夠達到預期成果的「有付出必有收穫」成功經驗,是非常重要的過程。 因為這個有付出必有收穫的過程,證明了你的戰略和戰術有效且重現性很高,可以增加你的自信。 鈴木一朗曾說過: 「問題在於『如何打出安打』。假如只是碰巧打出安打,那根本不算什麼…

變成大人後,我發現在人生當中,韌性比才能更加重要

文/金敏植;譯/黃孟婷 在人工智慧的時代,最必須具備的力量就是原創性,而原創性的第一元素正是韌性。 去年,我送給升上高中的大女兒敏智一本名為《恆毅力》[1]的書當寒假禮物。即使我無法傳授才能給孩子,我仍可以給孩子發揮韌性的動機。我相信,韌性是達到成功最重要的因素。 有一個人叫做史考特‧巴瑞‧考夫曼,…

「能者多勞」?其實是「勞者多能」!

文/凱若 「能者多勞」?其實是「勞者多能」! 這句話,是我高中的時候說的。我一直很討厭「能者多勞」這四個字。每次別人把爛差事丟給我的時候,就會笑笑說一句「能者多勞咩!」似乎我就應該要開心地雙手迎接。「會得多就比較衰」,這是我從這句話裡頭感受到的壓力與無奈。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 從小因為學書法的關係…

【讀者舉手】溫柔的悲傷練習:《何不認真來悲傷》

文/陳冠良 家人未必是最熟悉的人,我是說真的。 每個「家」的構成,就跟離散一樣,有所順其自然,當然也有其情非得已。家務事,於旁人自然清官難斷,對自己,卻不僅是一本難唸的經,繁瑣的哀樂帳,更是生命最底層,永不息眠的動盪。 面對回憶,誠實容易,若要真,就必須逼迫自己走開一段距離,從片面抽身方能凝視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