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唉喲,看看我女兒腿上的傷痕。像冰雪般白嫩的那雙腿,居然滲出胭脂般鮮紅的血痕。妳看那些名門家夫人們就算是瞎眼的女兒也難求,妳怎麼不去那些地方投胎?被我這個妓生月梅給生下,才落得如此下場啊。春香呀,快醒醒。唉喲,唉喲,我的身世呀。 ──《春香傳》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近十來IP產業崛起,國內外電視劇本來源紛紛求助小說,日本警探類型創作也不例外,然就在二十年前,電視圈編劇們除了能在劇本上盡情揮灑,砸車、燒屋、搞爆破樣樣來之外,劇本也能機動地因應演員們(尤其是大牌)的需求改寫。對日本警探、推理小說相當熟稔的青空文化發行人林依俐以「穿梭銀幕螢光幕的小說警探搜查線」為題,探討日本的警探小說與電視劇、電影三者連動關係與興衰。 鹹魚翻身,笨警察變英雄 完整文章
文/小歐(《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作者、「四國遍路同好會」發起人) 照片/小歐、惠珍、Wallis Eco、柯品孜、三村守。 「當你走上四國遍路,成為一位遍路者,你就成了空海大師的化身。人們去走遍路,就彷彿進入了由凡入聖、由聖入凡之間自由轉換的世界。」日本四國八十八所遍路靈場第二十二番平等寺副住職谷口真梁說。 完整文章
文/楊照 閱讀沒有固定的方法,也不會有固定、必然的所得。 即使是同樣我這個人,面對同樣的書,都會在不同時間、不同心境下,和書有了不同的連結,或無法連結。這是閱讀最神祕,因神祕無可控制而最迷人或最折磨人的特色。 多少兒時帶來極度興奮雀躍的書,完全不堪重讀,猝不及防、未獲任何警告地,你拿起了書,瞬間破滅了多少年來所相信的喜悅。瞬間,你覺得如此對不起孩童時代那個充滿童真童思的自己。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愛卿並不是滔滔不絕的受訪者,在她身上,我彷彿看見了傳統家庭婦女的縮影:安靜、溫柔、有問必答,在必要的時候,會展現自己堅定的一面。 她在我們事前提供的問卷上寫道,自己是一隻溫馴的兔子。「我大多都是配合別人,比較缺少創意,這點我還在努力。」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某天,我騎車帶老媽去附近的火雞肉飯餐廳吃午餐。日頭熱,我請老媽先進去,停好車子後,便向老闆點菜。才一進門就坐,老媽便鬼鬼祟祟壓低聲音說:「櫃台那個太太,應該是老闆的媽媽,以前住在我們榮華街。你小時候那一條刻著吉祥如意的玉珮,我就是跟她買的。」 我回頭望,根本認不出來她是誰。待老闆送上火雞肉飯和幾道小菜,老媽舉起筷子,忽然失魂般盯著那盤涼拌茄子,「為什麼他們的茄子這麼紫?」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我與藝堂、宛芳、小歐來到了蘋果的家,她剛結婚幾年,屋內房門上的「囍」字還沒拆下,家居整理得十分乾淨、整潔,屋內的一切看得出來都經過挑選,鮮少看見雜物。她在陽台栽種香草植物,盆栽擺設也有秩序。 完整文章
自2014年《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群星文化)出版以來,台灣的遍路者逐年增加,「四國遍路」已成為想要自我追尋、健行踏青、修行祈願或對日本傳統巡禮文化有興趣的朋友們,一種不可不知的旅行方式。踏上四國的土地,沿著遍路道,徒步參拜八十八座佛寺,身體與心靈都重新獲得能量。 而四國當地也注意到台灣的這股遍路趨勢,去年十一月德島縣觀光協會在台北華山舉辦的「徳島の魅力発信セミナーi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