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雅德.梅科涅特;譯/溫澤元 他把電話掛了,我繼續在公園裡遊走,拉緊外套以免冷風灌入。我感覺這是自己最接近查出聖戰士約翰真名的機會。就在此時手機震動起來,螢幕出現一封新訊息,訊息用英文寫著:「到倫敦去,埃姆瓦齊(Emwazi)曾藉由某個組織的幫助解決問題,去問 CAGE。把這封簡訊刪掉,馬上把 SIM 完整文章
《大尾鱸鰻》上映後,立委高潞‧以用等人指出該片有歧視原住民的嫌疑,電影導演邱瓈寬稍後在臉書發文澄清,言下之意認為這是對方誤解了影片設計的用意造成的誤會。我認為這個討論確實涉及誤會,不過這個誤會是邱瓈寬誤會了歧視言論的概念內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