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客氣的人」的運作機制 我也曾有過疑問:「怪了?鳥事都不拜託別人,就很好意思向我開口是怎麼回事?」也常覺得「現在是瞧不起我就對了?」或「當我笨蛋嗎!」 搞得自己一肚子火的同時,也產生另一個疑問:「為什麼只有我碰到?」 於是,出於好奇別人跟我之間究竟哪裡不同,而開始觀察他人的行為模式後,我赫然發現:「哎呀,原來他們並不像我對人那麼客氣!」 完整文章
文/劉冠吟 你喜歡自己的身體嗎? 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把別人的評論當耳邊風,但這個優點並不是一蹴可幾,是經年累月才修鍊而成的。交往最久的男友,在某年生日卡片裡面有一句:「冠吟寶貝真是什麼都好,只是腿有點壯。」年少氣盛的冠吟寶貝看了真是無限火大。我自小就是田徑隊,然後又參加足球隊,跑得很快就不說了,射門準頭也超優秀,勳章是我的小腿肌非常發達。 完整文章
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明明不是考試期間,大學生志勳卻已經坐在書桌前一個多小時,不斷埋首書寫、修改、背誦。他的嗓音沉穩又冷靜,神情卻明顯焦慮。他重新默讀寫好的講稿,闔上雙眼,回想那些內容,兩隻手也沒閒著,一直在練習肢體語言。 完整文章
文/水島廣子;譯/呂丹芸 「只要培養自信就好了」這句話中的「自信」,在大家的印象中像是種安然不動的東西,一旦獲得之後,便不會受到枝微末節的小事動搖。 此外,自信也帶有「是自己所創造出來的」的印象。感覺好像只要有了自信,與他人相處時就能從容大方。 這樣看來,所謂的「自信」看起來似乎像是某種「東西」。就像做了肌力訓練,便可以承受負荷重物一樣的感覺。 然而實際上,自信並不是這樣的東西。 完整文章
文/吳宜蓁 當承恩還在學校時,在一次家長座談會中,校長分享了一個讓承恩印象深刻的故事。他說:小孩剛出生,過的是「加法」人生,他會喝奶了、自己會扶奶瓶了、會說爸爸媽媽、長牙了、會坐會爬了……從什麼都不會的零分,只要進步一分都讓父母手舞足蹈,興奮不已。 完整文章
文/呂秋遠 小時候,我們很流行「切八段」這種事情。所謂的「切八段」,大概就是童言童語的「絕交」,在學生時代,不論是小學生、中學生,甚至於大學生,很容易因為某些小事而吵架、吵架而決裂,從此後老死不相往來。甚至有時候,也不是因為吵架,純粹就是「突然」看對方不順眼,就從此分手。 完整文章
說「寫作需要風格」,也許就像說「消費需要花錢」一樣,簡直多此一說。的確,這在文學的領域確是如此,但對於「報導寫作」,風格之必要,卻就不那麼理所當然了;畢竟,事件報導的客觀性與寫作風格的主觀性,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 不像小說或散文的創作,作者不是巧思布局,就是肺腑告白,風格容或雜沓,卻也百花盡情齊放。但在報導寫作的正統派眼中,風格卻往往是一座禁忌之城、不祥之物,彷彿一提及便生大亂。 完整文章
文/太宰治 沒自信 本報(朝日新聞)的文藝時評欄,長與老師以我的劣作為例,指摘現代新人的通性。 「對於其他新人諸君,我深感責任,所以不得不說句話。自古以來一流作家的作品中心思想判然可見,實感極強,因此具有難以動搖的自信。反觀當今新人,在那基本的中心思想上欠缺自信,立基不穩。」──這番批評,的確是一針見血,非常中肯。 我很想有自信。 完整文章
文/陳文茜 □ 與其說我的成功是從脆弱開始,不如說我很勇敢面對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來,也因為從事藝術的我有這種真誠,所以才會動人!我因為自己脆弱,所以很能同情別人的脆弱。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