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工作者有兩種:一步一腳印、不見死線不落淚

文/Cinyee Chiu 我想一般的自由工作者可以分成兩種典型,一個是規律工作者,一個是最後一刻衝刺者。我強烈推薦前者,如果你天生傾向後者,請往前者努力學習。 規律工作者 V.S. 最後一刻衝刺者 規律工作者會把工作與生活盡量形成一個固定模式。一天之中哪一個時段畫案子,哪一個時段畫自己的創作,哪一…

採訪要的不是「已知很有趣的東西」,而是「好像很有趣的東西」

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接著大家開始一個一個抹殺彼此的提案,這不有趣,這也不有趣。有提案倖存下來獲得採用…

自由工作者才不是你想的那種自由呢

文/米果 時間支配既然很自由,就不要讓自己變成頹廢度日的人…… 不管是所謂的Freelancer或是「在家工作」,總之,我是自由了。 但是,「自由」的定義是什麼呢? 對我來說,不用拘泥於朝九晚五的出勤時間,不必被無形的鎖鍊銬在職場,不管是冗長而沒有結論的會議,或是寫了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企劃書,總之…

才沒有在咖啡館寫稿這種事情呢

文/米果 這幾年要是被問到,「會去咖啡館寫稿嗎?」 我總是毫不猶豫回答,「不會!」 即使是簡單兩個字的答案,還是讓問話者感到訝異,甚至,倒退兩、三步,彷彿見到罕見的異類。 「寫稿」與「咖啡館」,為什麼硬要綁在一起呢?甚至,很多人會以為在咖啡館寫稿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到了咖啡館必然文思泉湧,偉大的作家都…

現代勞資關係,是一種不誠實的對話

文/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 班‧卡斯諾查(Ben Casnocha) 克里斯‧葉(Chris Yeh) 譯/許瑞宋 想像第一天到新公司上班的情景。你的主管熱情迎接你,歡迎你加入「大家庭」,希望你未來長久留在公司打拚。然後她把你交給人資,人資跟你在會議室坐下來,花 30 分鐘說明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