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這場講座的主調是「苦澀」,王靈安先用著名的Fernet-branca調了杯酒。Fernet-branca帶有濃厚的藥味,是義大利著名的藥廠酒。雖然淺嚐之下藥味強烈,但入口之後,卻有些許甜味。王靈安希望這杯酒能夠呼應今日的主題,希望在這些苦難的故事中,也能帶出些許甜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一直覺得小說家有特殊的心智結構。」崔舜華吸了口菸,扭過脖子吐出煙箭。 出版過《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前陣子剛出版第三本詩集《婀薄神》的崔舜華,其實是個雜食的小說讀者。「我喜歡推理小說;」崔舜華說,「卜洛克、錢德勒、漢密特、克莉絲蒂──那是考研究所前,在圖書館讀完書,對自己的犒賞。我也喜歡村上春樹,啊對了,我很喜歡吳爾芙。」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同樣以五、六歲小女孩的視點,描寫自己成長的封閉、偏遠的家鄉,一個位於美國阿拉巴馬州,仍充滿著種族與階級歧視的地區,一個是備受封建禮教荼毒、甘於浸在醬缸裡冷漠度日的中國東北鄉野,然而主人公面對事態的方式與心境如此截然不同。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無論《呼蘭河傳》或《生死場》裡諸篇,蕭紅的人物恆常是模糊的,沒有細緻的輪廓,誇大的線條。一款形象,一種典型幾乎是一貫的形式手法。所以,在她的凝視下,眾生平等,萬物同運。苦難的降臨不特意挑揀誰,也不一定奮鬥努力便是圓滿的保證。命途多舛的她,理解生之艱鉅所以從不矯飾偏袒;也因著親身馱負才學會了脆弱難免但堅毅之必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