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萊克.克勞奇 Blake Crouch 譯/顏湘如 我趴在被壓得咿呀作響的床上,匆匆將電話簿翻到 D 開頭的部分,開始搜尋我的姓氏。 很快就找到我的姓名。傑森.戴申。地址正確。電話號碼正確。 我拿起床頭櫃上的電話,撥了自己家裡的電話。 電話響四聲後,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嗨,我是傑森,其實也不盡然,因為真正接起電話的並不是我,是答錄機。你知道該怎麼做。」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戴維斯‧穆爾十七歲的獨生女遭人強暴並被殘忍地殺害,警方卻始終破不了案。自從他女兒的命案發生後,他和妻子從此活在痛苦的深淵。但他不甘心,他立誓要找出殘殺女兒的凶手。一年半後,他逮到一個機會,就是當從警方手上拿回女兒的遺物時,他能夠弄到凶手的 DNA。事實上,戴維斯‧穆爾本人就是位為不孕夫婦複製小孩為生的醫師。於是,他利用了凶手的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前期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多生猛的破爛!──與藝術家陳淑強對談(一) 與阿強聊作品很有意思,在聊他最常做的金工飾品創作時,他提到自己鍛鍊技藝的方式是複製作品,透過複製磨練技藝。而觀看阿強的雕塑作品,其中使用的材料,有些看似沒有作用,卻填補了很重要的觀念位置,可以開啟一道門。 從被捨棄的物品中,提煉出物品的第二次生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