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鋼琴師》的一九OO為什麼無法走下船梯?

文/岩本茂樹;譯/簡捷 錄製唱片時,一九○○對窗外的少女一見鍾情,「此時此地」一九○○的思慕,譜成了他演奏的旋律。當這曼妙的曲子被大量複製,送到無數人們的手中,它就只是一串不具意義的音符,一九○○對少女的愛慕也消失無蹤。一九○○無法接受的正是這一點。 班雅明將這種「獨一無二」、從藝術作品當中消散的概…

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妻子,你的人生不是你的人生──那你還是你嗎?

文/布萊克.克勞奇 Blake Crouch 譯/顏湘如 我趴在被壓得咿呀作響的床上,匆匆將電話簿翻到 D 開頭的部分,開始搜尋我的姓氏。 很快就找到我的姓名。傑森.戴申。地址正確。電話號碼正確。 我拿起床頭櫃上的電話,撥了自己家裡的電話。 電話響四聲後,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嗨,我是傑森,其實也不盡…

同樣是訂製孩子,卻引發截然不同的反應?

文/邁可.桑德爾 幾年前,一對同性戀伴侶決定擁有一個孩子,由於兩人都失聰,並以此為傲,所以她們決定這個孩子最好也是聾人。雪倫.杜薛諾和坎蒂.麥科拉跟其他以聾啞自豪的社群成員一樣,認為耳聾是一種文化認同,不是一種需要治療的殘疾。「耳聾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杜薛諾說,「身為聾人,我們覺得自己很完整,我們想…

你以為你知道,其實你並不知道:「書」是什麼?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

【GENE思書軒】複製邪惡‧邪惡複製

戴維斯‧穆爾十七歲的獨生女遭人強暴並被殘忍地殺害,警方卻始終破不了案。自從他女兒的命案發生後,他和妻子從此活在痛苦的深淵。但他不甘心,他立誓要找出殘殺女兒的凶手。一年半後,他逮到一個機會,就是當從警方手上拿回女兒的遺物時,他能夠弄到凶手的 DNA。事實上,戴維斯‧穆爾本人就是位為不孕夫婦複製小孩為生…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如果可以利用「限制」,創作就無需逃離現實──與藝術家陳淑強對談(二)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前期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多生猛的破爛!──與藝術家陳淑強對談(一) 與阿強聊作品很有意思,在聊他最常做的金工飾品創作時,他提到自己鍛鍊技藝的方式是複製作品,透過複製磨練技藝。而觀看阿強的雕塑作品,其中使用的材料,有些看似沒有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