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作家寫作時都有哪些習慣呢?有人早起寫作,有人徹夜未眠;有人空腹寫作,有人需要酒精催化。這些方式你可能略有耳聞,甚至想過,也許能夠偷幾招經典作家的方式來用用。 美國作家柯瑞(Mason Currey)從 2007 年開始從各種資料中收集各個作家的寫作習性,記錄在部落格「每日慣例」(Daily Routine)中。漸漸地他的讀者群擴大開來,到了 2013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從某些層面來看,我們都知道酒精不是太值得擁抱的東西,但偏偏,文學史上就是有一群人把這東西變得那麼浪漫,從希臘神話的迪奧尼修斯(Dionysus)到紙醉金迷的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甚至到水中撈月的詩仙李白,種種迷人又有趣的軼事與文學形象,在在讓人忘情地……扭開瓶塞。如果你喜歡酒,但對這件事還是有點矜持,那麼《The Dail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