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教人各種技術的書籍──無論那個技術是核心肌群的訓練還是記憶力,是搭訕的話術還是正念──會被讀者發現,常見的有兩種可能。 一個是讀者自己想要學習那個技術,例如這個技術可以解決讀者面對的某個難題,或者可以協助讀者達成某個目的,而閱讀一向是直接自助花費少的學習方法;二是作者或出版社暗示讀者:學這個會讓你變得更好哦。 完整文章
文/邦妮.聖約翰、亞倫.海恩斯 各行各業都有精疲力竭、無法集中注意力的工作者,大家窮於應付天上隨時掉下來的問題,無法進行策略思考。他們深信,唯一的出路就是一次做很多件事,以解決眼前的千頭萬緒。然而,重要著作《注意力和努力》(Attention and Effort)的作者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完整文章
文/成甲 在談臨界知識之前,先要弄清楚:什麼是知識? 我們學了很多年知識,但什麼是知識,似乎一下子說不清楚。比如:「回」字有四個寫法是知識嗎?朋友圈裡吐槽春晚的文章是知識嗎?羅輯思維「得到」App 中的課程音頻是知識嗎? 這些內容是不是知識,答案可能見仁見智,不過有一點我們可以達成共識:它們都是資訊。 完整文章
人生來世一遭,無論你是身家萬貫的富豪,或者清貧樂道的尋常百姓,大多數的人們只有短短數十載的生命。但我們,其實對自己的身心狀況的了解,卻相當有限。 好比,你知道自己身體器官的狀況嘛?知道如何使用才是正確的方式?又,你知道自己究竟使用了多少腦力嗎?大腦是否在青春期就停滯發展了呢?還是愈老愈不靈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