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又上新聞了,這次不是因為「三隻小豬」或「打炮」事件而上新聞,而是因為某個國文考試用書作者的臉書粉絲團,發布了辭典中許多語詞的「通用」案例,如: 「鬼」計多端同「詭」計多端 走「投」無路,也作「走投沒路」、「走頭無路」 倒「楣」,也作「倒煤」、「倒霉」 披星「帶」月,也作「披星戴月」 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 完整文章
「攵」(音撲)這個部首恐怕認識的人不多了,但它其實是漢字體系裡很重要的組字元件。 一般字典裡收有「攵」部件的字至少上百個,如果收字量全面一點的字典,罕用字加起來甚至會到三百字以上。 如果你看「攵」的形狀長得像注音ㄅㄆㄇ的「ㄆ」,那你還真沒猜錯,注音「ㄆ」正是因「攵」而成立的。當年章太炎在設計注音字母(即注音符號前身)的時候,就是以「攵」的字型和發音來做「ㄆ」的原型。 完整文章
羊年到,說點跟羊有關的文字學。 羊在商朝就是重要的祭祀犧牲,三大祭祀動物,牛、羊、豬,羊是第二隆重的,但三個字裡面只有羊字會產生喜慶吉祥的衍生義。《說文解字》上說,「羊,祥也。从 ,象頭角足尾之形。」 羊等於祥,這種用法在甲骨文時代就已出現,如「惟日羊有大雨(合集 完整文章
我很喜歡看詞語典故、出處之類的書,既追本溯源原來的意思,又有故事可看,而且這類著作大都用語淺近,比詞典更好看(詞典已經夠好看了)。 不喜歡的,是在說文解字之餘,酸溜溜的,牢騷滿腹,批評時人用詞不當、弄擰古人原意,然後大發泥古為尚的論調。 大學教《左傳》的老教授,有一次在課堂告誡女同學,不要用「好棒」這詞,他說「棒」在古代,是男生那根的意思。依其意,「好棒」就好比女生講「好屌」一樣,不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