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
據報載明年台北國際書展要增加「年度編輯獎」的獎項了。說實話這是個高難度的獎項,因為編輯對書的貢獻太難捉摸了。有些書在市場轟動,可是編輯的作用不是特別大,有些書非常叫好,書能出版全賴編輯的堅持,可是出版以後無聲無息,讀者沒感覺,社會沒激盪,那麼這是好編輯嗎? 完整文章
本文所謂賣書,指的是書從製作到被讀者買回家,這一整個過程。很多編輯不知道一本書如何從編輯台到倉庫,最後到達讀者手上。如果你不知道這個過程是如何發生,依據什麼的原理而運作,那麼你就很難在編輯生涯中自我改良,改進其中的效能。 完整文章
有編輯問,市場嗅覺是一個可以培養的技能嗎? 這真是大哉問。在這個行業裡,成功的編輯並不是看你的作者關係好,編輯速度快,出書量大,編排大方,內容夠水準……這些都不是決定編輯成功與否的關鍵,這個行業所謂「成功」的編輯,真正的關鍵是,你選的書都能賣,至少選書的安打率(能再刷)比業界水準高。 完整文章
編輯工作是生命的浪漫或是生命的浪費?對友人某,可能是帶點浪漫的想像。她跳槽到另一家出版社,原因是原先的編輯生產線只處理翻譯書,她憧憬「能見到作家」的工作。 廖志峰以資出版人身分,告訴大家,編輯不是想像中的浪漫行業。《書,記憶著時光》第一篇就用「倉庫」當標題,鎮住整本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