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端午節咱們愛國詩人屈原的事蹟就會被拿出來談一次。這兩年我看有些公知覺青,認為屈原其實是「楚獨主義份子」,反對強秦的和平協定與兼併。當然啦,這個說法有點似是而非,想要以古喻今,還是端看我們如何看待當前國際形勢與國家定位。 但我覺得有個更微妙的問題——歷史課學了那麼多愛國詩人或詞人,他們到底想統一還是想獨立呢?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文/蘇淑芬 醫者索酬勞,那得許多錢物。 只有一個整整,也盒盤盛得。 下官歌舞轉淒惶,賸得幾枝笛。 覷著這般火色,告媽媽將息。 ──辛棄疾〈好事近〉 請醫生來給老婆看病,病好了醫生要求付醫藥費。談錢真是傷感情,哪有那麼多錢啊,家中其他歌妓都已經打發出去了,只剩下一個整整,難道真要整盤端走嗎? 完整文章
元宵或上元節在六朝之後成為重要節日,由於是元月的第一次月圓,理當被視為一次神聖時間。在南朝陳即將破滅之際,流傳一段與發生在元宵節的愛情故事: 太子舍人徐德言,尚叔寶妹樂昌公主,陳政衰,謂妻曰:國破必入權豪家,儻情緣未斷,尚冀相見,乃破一照人,分其半,約他日以正月望日賣於都市。 完整文章
幸福是什麼?幸福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因此對喜愛閱讀的人來說,能經常一書在手,就是幸福。 這樣說來,我是幸運兒,沒有任何事務在任何時間阻礙我閱讀。即使在職場,因為只幹過出版與教書兩種營生工作,幸都不離書籍。真要與書小別,只有當兵時期。但也不是完全隔離,仍然得以間歇閱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