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寫奇幻小說,有人想寫推理小說,也有人想寫浪漫愛情,或者當編劇看俊男美女把自己寫的故事實際演出。有人用文字觀察自己的內裡,有人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也有人比較關心怎麼在必須使用文字時拿到好的分數──畢竟,不為考試作文,到底有誰沒事想要練習寫作? 但臥斧老師卻說寫作可以當成協助生活的工具,或者有趣的消遣?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吧!看看說要寫書的里長伯到現在都還(消音處理──)啊!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就是靈光一閃想到的,之後的篇章選擇,也是依照最初內心的震動,」寫作四十年,郭強生出版精選集《甜蜜與卑微》時,腦海中浮現的書名,來自王爾德所說:「我們都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繁星。」這樣的甜蜜與卑微,彷彿貫串郭強生過往生活、美學的一切。 完整文章
當主管之後的人生到底有多崩潰?超速的學習方法到底有多會超?每回暢銷榜,都可以看到Readmoo的讀者都用行動告訴其他讀者:有些書真的很厲害,它們能修正你從前的誤解、提供你把事情做得更快更順的好方法,或者至少提供某種你以為不可能但事實上有可能達成的新想像。 當然,真要辦到什麼,得真去做;但我們也不該否認,知道從哪裡開始、怎麼進行、朝哪個方向走去,會讓我們省下許多蒙頭瞎撞的時間。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散文是一個真誠的生命體驗,」郭強生說,「小說不一樣。」 郭強生前幾年一連出版了三本散文,每本都私己、深刻,帶著一種持續前進直到人生某個時點猛地決定毅然回望的姿態。閱讀郭強生散文的同時,能清楚感受到極大的勇氣──將個人生命的離別、苦痛、黑暗及創口形諸文字向讀者坦承並非易事;但也總好奇,郭強生為何選擇把這些寫成散文?寫成小說,可以把自己藏起來呀;而且,郭強生的小說寫得那麼好。 完整文章
文 /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之所以要自我隱藏,是因為仍走不過某個時刻的創傷。 創傷是這樣,那可以說是一段凝結的時光。在那之後,部分的自我便隨之消亡,遺留在過去,沒跟著歲月前進。 然而,那段時光會如同鬼魅,不如意的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悄悄地佔領我們的記憶、我們的感情。我們會忍不住去想,如果回到以前那段時光,如果有某一個選擇不同,接下來的人生會不會因此不同?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與愛米麗交往的初期,他同時還有另外幾個女人。 一個是在安和路開日式居酒屋的老板娘,在離婚後不久,某晚他偶然走進了店裡,算來兩人的交情已經超過十年。兩人偶爾都有低潮寂寞的時候,圖個方便就當是彼此的救火器。另一個在某大金融集團擔任公關,接近他並非沒有其他目的,這點他很清楚。 再來,就是那位小有名氣的室內設計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