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川安 我喜歡吃「洋食」,這裡指的不是正宗的西洋料理,而是經過日本人改造的洋食。除了豬排飯和日式咖哩,蛋包飯也是我喜歡的「和式洋食」。而如果要在東京吃蛋包飯,資生堂的 Parlour 總是我的第一個選擇。 位在銀座七丁目的資生堂,總共有兩座大樓,分別是 Shiseido the Ginza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文/詹宏志 我們抵達店面時稍早於預定時間,店中空無一人,我們看見老師傅背著手在店中踱步,嚇了一跳;就在我們被服務生招呼坐上來喝茶時,轉眼間,客人突然間全部上門了,好像約好的一樣。七時一到,我們全部被請上吧檯,吧檯一共十四個位子,坐滿了十三個人,只有一個位子是空的。 完整文章
文、攝影/劉子瑜 ➨➨【日本特派】如果書店不死,它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上) 書店會死嗎? 又是一則一間老字號的傳統書店,終究抵擋不了網購的低價競爭,宣布在城市裡熄燈的新聞。類似的劇碼不止在臺灣,也同時在日本上演。回顧這十年間書籍和閱讀環境已劇烈變化。想要隨即閱讀的書,可以上網購買電子版本,或從電子圖書館下載借閱。2001 年時日本全國原有約兩萬一千多家書店,到了 201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