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在某些領域有所作為的女性人物時,常會有人反擊:「那不過就是些特例」──的確,以數字而言,在大多數領域展露頭角的指標型人物,女性沒有男性那麼多。但,這同時顯示另一個事實──在大多數領域,女性不僅在培育養成的階段缺乏與男性一樣多的資源,工作時也常常無法獲得與男性一樣多的機會。這個事實使得女性出頭變成「特例」,也讓那些有能力掙出一片天空的女性,時常會展現出比男性更堅定也更有彈性的能耐。 完整文章
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俺讀的第一本勒卡雷(John le Carré)作品叫《東山再起的間諜》,星光出版社,二十幾年前的事,朋友借俺的,但俺記不清為啥他會借俺那書,約莫是俺問他最近有沒有讀到什麼厲害的小說,他就把那書塞了過來。俺認為朋友的閱讀標準不壞(所以俺的確可能問他那個問題),當晚也就興沖沖地開始讀,不過越讀眉頭鎖得越緊。 完整文章
疲憊的間諜與愛說酸話的偵探,一起在沙丘的酒吧喝著香料酒,流著警官之血的一家三代祖孫警員,面對著代表純粹惡意的模仿犯,古籍研究社的節能高中生不怎麼起勁地跑推理馬拉松,發現同一份靈魂穿越手稿,其實有完全不同的閱讀方式,因為小說有八百萬種寫法,就算是被拱上神壇的獨裁暴君,也有鮮為人知的故事。 這回mooTube里長伯化身為間諜女郎!不過,沒出席的臥斧老師告訴大家:一開始就是假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因為疫情的關係,《007:生死交戰》的上映日期一延再延,這是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在大銀幕上飾演詹姆斯.龐德。大銀幕上的第一代龐德演員是史恩.康納萊,第一部007電影《007情報員》在1961年上映,倘若《007:生死交戰》能在今年上映,距離第一集就是整整六十年(而且康納萊已在去年去世),這六十年當中,007大約是全世界最知名的間諜。 但007實在很不間諜。 完整文章
文/劉善群 一九六四年日本東京奧運會,如果要選出和台灣有關的一件大事,那我會把票投給參加田徑十項全能競賽的楊傳廣(1933-2007)事件。他原本非常有希望成為台灣第一位贏得金牌的奧運英雄,但是當時在兩岸政治軍事對峙、爾虞我詐的氛圍下,奧運金牌對國民黨政府是何其重要,共產黨方面則是千般萬般不樂見台灣有此成就,楊傳廣在這場政治鬥爭中成為犧牲品,由共諜給的飲料毀了他的金牌夢。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完整文章
文/麥爾坎.葛拉威爾;譯/吳國卿 一 雅斯皮拉賈最後一個職位是在昔日稱為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當時是1987年,蘇聯鐵幕倒塌之前兩年。雅斯皮拉賈經營一家稱為古巴科技(Cuba Tecnica)的顧問公司,它的營運按理應該與貿易有關。但實際上它不是,它是一家門面公司。雅斯皮拉賈是古巴情報總局的高階官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沒意料到686兄節目中要談兩本書其中之一是《冷戰諜魂》。 於是在八個月之後我又重新讀過一遍這本書,那些僅剩模糊輪廓的細節,遂東一點西一點的拼湊起來。 儘管如此要我用一句話說明這本書還是相當困難的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