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尼爾.卡波維茲(Daniel Karpowitz) 譯/張馨方 監獄裡的大學教育創造新的選擇,讓受刑人在服從與違逆、反抗與屈服的極端之間有全新與不同的生活方式。 留著淡茶色頭髮的彼得.貝(Peter Bay)坐在我對面,不發一語、肢體僵硬、一臉木然。那呆滯的眼神讓人猜不透他想說什麼或是有什麼感覺。他是個三十多歲的藍領階級白人,九年級時輟學,在獄中通過高中同等學歷考試。 完整文章
文/但唐謨 每隔幾年就會有一種很變態的電影排行榜出現,叫做史上最佳電影「惡人」。這個榜單經常出現常客,例如《星際大戰》(Star Wars)的黑武士,《沉默的羔羊》的漢尼拔,有時候甚至連《小鹿斑比》(Bambi)中的人類,和《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中的殺人電腦哈爾九千(HAL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國中時候喜歡讀奇幻,」江佩津說,「《魔戒》、《哈利波特》,那時流行的,還寫了同人文在網路上發表。」 倘若看過《壹週刊》簡短但充滿餘韻的人物專訪、看過臉書「佩妮吃透透」粉絲專頁的採訪影片,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人;倘若關心環境或社會議題,在網路、雜誌或書籍中讀過相關報導,那麼就可能曾透過江佩津的視角觀察世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幫會形成大約有幾種原因。一個是一群人想幹些權力階級不想讓大家幹的事──不一定是「壞事」,像「反清復明」這種會讓你一看就覺得好棒棒的事也算──而做這些事可能需要更多人需要更多錢等等,這群人於是會開始分工、形成某種制度去做這些事。 完整文章
文/金英夏;譯/胡椒筒 我教學生寫作的時候,問過他們這樣一個問題,「怎樣才能有效的讓讀者知道登場人物是富人,還是窮人呢?」很多學生給出了答案,其中最多人回答的是,藉由登場人物的穿著、房子和汽車來表達。如果是昂貴的衣服、大房子和德國產的汽車,那誰都會知道他是富人了。反之則是貧窮,穿著破爛的衣服,住在快要坍塌的房子裡,出門只利用大眾交通。 完整文章
「閱讀最前線」有上萬篇文章,每週都有兩位數的新增內容,每天吸引上萬人次進站閱讀;這些文章有的來自專欄作家的獨到見解,有的來自廣大讀者的迴響心得,還有更多內容來自出版社編輯及書籍作者詼諧、紮實、深入、專業的作品,種類繁多,五花八門。但,一整年下來,讀者最愛讀的是哪幾篇?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因為,大家的品味不一,這不意外,但有的選擇,實在蠻ㄎㄧㄤ的⋯⋯ 因為這是我們的冠軍: 01. 完整文章
文/ 傅榆 有了小學那段被排擠的經驗,國中開始,遇到可能可以成為朋友的人,我都會設法找到彼此間共同的興趣,極力拉攏。當時我已經改掉所有自認為的壞習慣,不咬嘴唇,不咬指甲,也還真的就交到朋友了。所以我便暗自認定會被排擠都是因為過往那些壞習慣。這種心態影響我很深,即使到現在,我還是經常擔心、檢視自己是不是有些舉動看起來很討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