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荷娜、黃善宇;譯/簡郁璇 有一次,黃善宇在與母親通話,詢問彼此近況時,我在一旁大喊:「阿姨!嫩蘿蔔葉泡菜太好吃了!」黃善宇連忙遮住話筒,朝我比了個「噓!」的手勢。 雖然她朝著用嘴型詢問「怎麼了?」的我再次發送要我安靜的訊號,但阿姨似乎已經聽到了,只聽同居人說:「喔……荷娜說嫩蘿蔔葉泡菜很好吃。嗯,當然好啊。不了,一點就好,真的只要寄一點就好。媽,真的只要一點點!」然後掛斷了電話。 完整文章
文/林立青 這週因為滑到朱家安的臉書,於是用電子書買了桑德爾的新書《成功的反思:混亂世局中,我們必須重新學習的一堂課》,看完以後發現這本書不只是引戰,而是對著左派右派說:你們都是虛偽、自私、傲慢又自以為是的菁英份子! 有這麼嚴重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有個白手起家、憑自己打造出一個商業帝國的形象──是否「奸商」暫且不論,至少具備「很會賺錢」的技能。 事實上他來自相當富裕的家族,打造商業帝國的野心是有的,不過和「白手起家」離得很遠,而且他做生意至少破產過五回,如果你是投資者,那麼除非炒短線,不然應該不會想把錢交給他,如果你是勞工階級,那麼最好不要去他的關係企業工作──他積欠員工薪水、惡性關閉公司的紀錄有一大堆。 完整文章
文/沈信宏 我們家沒有遊戲,吃完東西,拆完禮物,看一會電視便沒事可做,話題也乾了。我的情緒一直漲得很高,像困在逐漸失氧的船艙裡,頭昏腦脹。我們家沒有冷氣,多從房間搬來一臺電風扇,也吹不散太多人體熏蒸出來的熱氣,我的身體浮出一層薄薄的汗水,體內的黏液再也蓋不住。地板被不同的腳掌反覆踩,黏附曚曖的濕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看過《哆啦A夢》你就會知道,在現實裡當胖虎是件爽事──現實裡沒有來自未來從口袋摸出神奇道具的哆啦A夢,代表你對大雄壞一點他會逆來順受你對他好一點他會感恩戴德,小夫會自動奉獻玩具或者你可以要他被動奉獻玩具,只要不要參與大長篇的發展,你甚至可以不用顯露正義感對付來自其他世界的力量,只要在自己的小圈圈裡當霸王就可以了。 不過這其實也只是想像。現實根本不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卡波維茲(Daniel Karpowitz) 譯/張馨方 監獄裡的大學教育創造新的選擇,讓受刑人在服從與違逆、反抗與屈服的極端之間有全新與不同的生活方式。 留著淡茶色頭髮的彼得.貝(Peter Bay)坐在我對面,不發一語、肢體僵硬、一臉木然。那呆滯的眼神讓人猜不透他想說什麼或是有什麼感覺。他是個三十多歲的藍領階級白人,九年級時輟學,在獄中通過高中同等學歷考試。 完整文章
文/金英夏;譯/胡椒筒 我教學生寫作的時候,問過他們這樣一個問題,「怎樣才能有效的讓讀者知道登場人物是富人,還是窮人呢?」很多學生給出了答案,其中最多人回答的是,藉由登場人物的穿著、房子和汽車來表達。如果是昂貴的衣服、大房子和德國產的汽車,那誰都會知道他是富人了。反之則是貧窮,穿著破爛的衣服,住在快要坍塌的房子裡,出門只利用大眾交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