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雪珍 每個月初,我都有一件例行任務,盯催數百名進階班學生的斜槓進度。這天是八月一日,十幾個群組像青蛙跳水般,噗通噗通地跳上跳下,學生一個個浮出水面,張貼出一大串下班後做斜槓的工作進度。看著斐然的成績,還在替他們高興的當下,不到一小時之內,居然跳出四個人都報告了同一個消息: 「我離職了。」 完整文章
文/喬恩.阿考夫;譯/董文琳 在我非自願失去我的工作時,很多人會帶著遺憾的表情來訪,好像我失去了某隻手或某隻腳。他們會憂心忡忡地輕聲問我類似這些問題: 「你們會搬家嗎?」「有沒有什麼我們能幫忙的地方?」「我們可以尷尬地握著你的手,跟著你一起哭嗎?」 完整文章
文/Sandy Su(蘇盈如) 你是否聽到身邊朋友換了不錯的工作,而且還是資方主動挖角,然後默默羨慕起他人的發展呢? 「到底他們是怎麼找到新工作的?」 「那我要怎樣才知道這些工作機會?我每天下班都好晚,沒辦法隨時上網關注,但再不換就真的沒前途了……」 完整文章
文/艾蜜莉.霍布尼克(Emilie Wapnick) 我們一直以來都接受這種教育:每個感興趣的領域都指出一個方向,通往相關的職業生涯。假設,你是喜歡科學的高中學生,你或許會上大學研習生物,追求醫學預科的方向,去上醫學院,完成住院醫師的實習,然後成為醫生。 完整文章
文/盧智芳 為了慶祝《Cheers》雜誌的16週年慶,這期我們特別製作了兩個封面故事,一個很實用,一個能刺激思考,希望帶給讀者兩種不同的收穫。 實用的這個題目,跟工作怎麼愈換愈好有關,是「離職的美學」。 討論時,我注意到大家通常有兩種反應:一是完全不以為然,走就走了,哪還要考慮什麼美學;一是頻頻點頭,不但深有所感,個人經驗一籮筐,還大表讚賞,這題目難度很高,「要好好做!」 職場教養總體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