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寫作,更愛翻譯!讓村上春樹成為作家的《大亨小傳》

編譯/愛麗絲 村上春樹無疑是深具代表性的日本作家,其作品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供全球讀者閱讀,而他更是位出色的翻譯家,自 1981 年起開始從事翻譯,即便撰寫暢銷小說時仍持續不輟,其譯作約有 70 部已出版。對村上春樹而言,翻譯「幾乎是一種愛好」。 「我發現自己做的翻譯越來越多,」村上春樹曾在一次出版…

【一週E書】用頑強的髒話和溫柔的心面對世界,《麥田捕手》

文/犁客 耶誕節前夕,一名17歲破少年被寄宿學校退學──這不大妙,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破少年不是那種被學校宿舍扔出去就得流落街頭的類型,他口袋還有錢可用,所以打算先收拾行李,找家旅館混個幾天,耶誕連假本來就快到了,就當是提早放假;悠哉一陣子之後,家裡大人應該已經接到他的退學通知、好好消化沉澱過了,屆…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腦控」的確存在,你戴幾層錫箔帽都沒用

不想讓唐鳳腦控你,你就戴上錫箔帽──這當然不是真的,唐鳳不會發射某種超能電波控制你的腦,戴上錫箔帽也不確定能不能阻絕這類電波,我們對「腦部控制」的相關想像畫面,來自各式摻雜陰謀論的流行文化載體,可能是漫畫、小說,影集或電影。 但事實上,「腦控」的確存在,而且比你想像得更常見更普及,不需要唐鳳或任何超…

每個故事都是好的老師──訪問作家臥斧

文/栞 透過這次的「週五懸疑劇場 」的活動,文房‧閱讀空間邀請到撰寫多本推理小說的作家臥斧,談談他接觸推理小說的契機,以及創作推理小說的一些想法。 「我閱讀的第一本推理小說應該也是福爾摩斯。」和許多首度接觸推理小說的讀者相同,福爾摩斯是圖書館幾乎都會有的館藏。對於臥斧來說,福爾摩斯並不是個公平的故事…

聽馬羅說幹話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剛認識馬羅那陣子,俺有時會搞不懂他在做什麼。 例如他穿得人模人樣整整齊齊地出門去接了個任務──某位年紀很大的老將軍,有兩個年輕女兒,各有各的漂亮模樣,各有各的惹禍本領。大女兒曾和一個私酒販子結婚,私酒販子常陪老將軍聊天,老將軍蠻喜歡這女婿,但他有天…

2020 Openbook好書獎頒獎典禮——陳栢青上台感動脫衣,得獎人互勉:這條路不是軟弱者能走的路

文/Openbook 2020 Openbook好書獎於12月5日下午舉行頒獎典禮,年度中文創作得主《尖叫連線》陳栢青被主持人調侃是本屆最失控得獎隊伍,因為第一次看到有得獎者樂到在台上脫衣服。他的編輯寶瓶文化朱亞君則表示「想到知名編舞家康寧漢曾說過:『我們一生工作追求的不過是心理的狂喜,必須非常熱愛…

【經典也青春】當時什麼都會傷我的眼睛,不管光還是黑暗 ——陳瀅如談卡門.拉弗雷特的《Nada什麼都沒有》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佛朗哥獨裁執政期間,人們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父母雙亡的少女安雷蕾雅從偏郷來到巴塞隆納投靠外祖母家。 然而迎接她的不僅僅不是兒時留下溫馨回憶的舒適居所,反而是共處破敗髒亂家中的每個成員都懷抱著各自的傷痛度日,而且看似以互揭彼此傷疤為宣洩出口,每天上演…

許多人的閱讀生活讓他們難受,覺得自己的品味出了問題

文/安妮.博吉爾;譯/謝慈 在大衛.洛奇(David Lodge)的首部校園小說《易地而處》(Changing Places)中,來自英國和美國的兩位教授交換角色,在對方的職位教了一年書。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英國教授邀請美國教授玩一種派對遊戲;這種遊戲名為「羞恥」(Humiliation),每…

奇妙,而且哀傷。書的盜版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在出版產業工作,常會發現一些奇妙物事。 例如書的盜版。 其實國內許多歷史較久的出版社都做過盜版生意──只是彼時不見得認為那是盜版。 國內的著作權法在1992年6月10日公布修正版。在那之前,除了美國作家因《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間友好通商航海條約》…

面對孩子獨立帶來的不安,媽媽開始讀起青少年小說

文/羅怡君 回想一下,當孩子開始一人獨睡、漸漸長大後,你有多久沒看著他們熟睡的臉蛋了? 妹妹升上五年級之後,主動取消每個月跟我睡一晚的慣例,從那天起,倒是換成我半夜偷偷潛進她的房間,看看那張覺得有點陌生的臉──明明每天都相處在一起,卻還是有我不熟悉的部分。 那是一種無法全盤了解所帶來的不安,而不安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