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橋步 剛開始一個人住時,晚上非常寂寞。我既沒有女友,千葉也還沒有能夠一起夜遊的朋友。而且尚未找到好的打工工作。 每天從大學回來,孤伶伶地一直看電視也令人莫名空虛。 我自然而然地常在房間裡彈吉他唱歌。 我從高中時期就非常喜愛長淵剛,會一面彈吉他或吹口琴,一面高唱他的歌,開始一個人住之後,我也正式地開始創作原創曲。 我越來越熱衷於創作歌曲,想要盡情地彈吉他唱歌。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每場講座都會有結束的時候,但聽導演張大磊的講座,結束的感覺不完全像是「終結」,比較像是句子跟句子之間的「換氣」,只不過你知道上一句話已經完全的結束了。因此,張大磊與作家陳德政對談講座的聽眾,講座結束後仍然在座位上等待著。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我們要怎麼去看待那些所謂的「社會規範」呢?找個好的工作、找個好女孩結婚、組個令人稱羨的家庭,安安穩穩的度過下半輩子。對一個滿二十八歲,每次跟父母通電話時,都只會為了薪水、存款吵架的半吊子音樂人來說,這是個必須迴避的問題。 你說是吧,Rob?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