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Waiting 相信我們都曾有過上圖書館的經驗。對喜好閱讀的人來說,說不定還考慮過要當個圖書館員,幻想著一面讀書,一面坐在櫃檯後方幫民眾處理借書事宜,以及推著書車穿梭在一面面書牆之間的生活景象。 但就如同這世上的所有職業一樣,在沒有實際接觸過的情況下,只是仰賴幻想,總不免會與現實有著極大差距。不過,先別讓我們把問題看得如此嚴肅。2015年創立的文學網站LITERARY 完整文章
場景突然一暗,畫面上唯一的光線,只剩下照在主角身上的一盞聚光燈。與在黑暗中凝止不動的其他角色不同,身為警察的主角轉身面對鏡頭,打破了第四道牆,開始對電視外面的我們說話,內容除了向我們遞出挑戰書,詢問我們是否像他一樣,已從前面的情節中察覺出犯人的罪行破綻,同時更往往不忘給出一個具有獨特幽默感的暗示。 完整文章
在2017年的電影《牠》中,編導改變了原著在1958年與1985之間的交叉敘事手法,將小說中童年故事線的部份給獨立拍為電影,使得《牠:第二章》得要面臨一個與首集不同的挑戰──也就是如何將原著中其實篇幅較短的成人故事線,給獨立撐出足夠的情感厚度。 完整文章
2017年的電影《牠》,在無數自小說改編為電影的作品中,顯得較為少見。基本上,這部片除了得因應片長需求,不免對原著內容有所刪減改動之外,就整體精神而言,可算是一部相當忠於原著的作品。但特別的地方在於,本片其實只改編了原著約莫一半左右的內容──同時還並非前半或後半,而是採取跳著的方式,類似只拍了書中的單數章節,將雙數章節跳過不理那樣。 會有這樣的情況,其實與《牠》原著採用的敘事方式有關。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我們正處於一個閱讀形式改變中的年代,除了傳統紙本書籍依舊有為數不少的簇擁者以外,早期的電腦螢幕,到近年的手機、平板與各式電子書載具等數位化閱讀方式,也早已成為了不少人習以為常的日常一景。 然而,這種與閱讀載具有關的革新,自然並非史上第一遭。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於2018年才風光慶祝五十週年的曼布克獎,卻在2019年開始不久的1月底,傳出對沖基金巨頭英仕曼集團(Man Group)停止贊助他們每年一百六十萬英鎊的消息。就BBC報導指出,英仕曼集團與布克獎基金會近期的緊張關係,可能正是英仕曼集團做出這項決定的原因之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