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臺灣發生了二二八事件,整座島掀起了驚滔巨浪。接著,長達三十八年 戒嚴統治降臨,白色恐怖籠罩,雖在八零年代後逐步實現民主化,遭受白恐、 戒嚴迫害的受難人數、事件真相,仍難以清晰。面對民主國家的建立,隨即 而來的咎責、補償,也就是所謂的「轉型正義」該如何實踐? 完整文章
文/新經典文化提供 書展首日在國際活動區登場的台裔美籍作家游朝凱,是有史以來第一位獲得美國國家書卷獎的台裔作家,獲獎大作《內景唐人街》甫在五月出版。游朝凱一出現在鏡頭前,先用台灣話對讀者說:「大家好。」令全場驚喜,又說:「我有一點點緊張。」中文十分標準。除了同步在線上關心的游媽媽游爸爸,文化部長李永得先生也到現場致意,恭賀華人之光。 完整文章
施儒昌口述/張炎憲、許明薰、楊雅慧、陳鳳華訪問 ◎ 施儒昌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受訪。收錄於《風中的哭泣:五○年代新竹政治案件》下冊,二○○二年十月由新竹市政府出版。二○一五年十二月,在張炎憲老師過世後,重新由吳三連基金會出版。 完整文章
文/胡淑雯 光復後不久,王添灯省議員在議會質詢戰後留在倉庫的物資去向。 「倉庫裡的米、糖、樟腦到哪裡去了?」 大家都知道,這些東西早被偷運到大陸出售,鉅額貨款也早已由貪官汙吏們分贓。 可是物資局長卻毫無羞恥地回答: 「全都被盜了。」 王議員又問: 「專賣局倉庫裡的七十公斤鴉片到哪兒去了?」 專賣局長也面不改色地說: 「被白蟻全吃光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參展的攤位數比去年成長了10%,登記的版權交易比去年成長了28%。」台北書展基金會的董事長趙政岷站在台上,笑著這麼說。 2017年2月8日是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開始的第一天。台北國際書展的首日一向被設定為「專業人士日」,只開放相關產業人士進場,開幕儀式、書展大獎的頒獎典禮,以及每年幾乎都會出現的「總統(或某些政治人物)逛書展」行程,也都會安排在這一天。 完整文章
文/秦嗣林 中學時,我看了《異域》、《代馬輸卒手記》等書,到同學居住的眷村裡玩耍,發現各個眷村裡的環境都差不多,他們一樣上演著與世隔絕的故事,原來這些叔叔伯伯成天掛在嘴上的豐功偉業不是吹牛,只是留在到不了的世界,我心中不斷地問:「為什麼他們要丟下一切跑到台灣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