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在無數個夜裡嘆息、焦慮、反覆敲擊鍵盤⋯⋯經過數月甚至數年的努力,你終於說完所有想說的話、解開所有懸念、為所有角色找到了最後的歸宿:恭喜你,你完成了一本小說!然而,畫下最後一個句點、闔上電腦之後,你寫下的這些文字、這些你深愛的角色該何去何從? 完整文章
文/陶德.羅斯、奧吉.歐格斯;譯/林力敏 英文的「黑馬」(dark horse)這個詞,源自一八三一年的小說《年輕的公爵》(The Young Duke)。在這本英國小說中,主角在賽馬比賽下了注,沒想到賽事由一匹乏人問津的黑馬奪冠,害他輸掉一大筆錢。「黑馬」這用詞旋即風行起來,意指事前不被看好卻意外獲勝的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獨立書店因為隨選列印科技,又重新開實體店的例子又多了一個。紐約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 Co.)原已在1996年關門,如今決定增開一家新門市。它敗部復活的秘密武器是隨選列印機器,標榜用等一杯咖啡煮好的時間,讀者就能拿到一本打印、膠裝的書。 完整文章
文/佐藤將之;譯/林信帆 在亞馬遜,有個基本規則是不用條列式,而以文章形式來寫說明資料。在報告時,應該有很多企業會使用 PowerPoint 的條列形式製作簡報資料,但在亞馬遜可不能這樣。 為什麼?因為亞馬遜有個思維是:「說明資料的內容必須在事後重讀時,也一樣能夠理解。」 使用 Power Point 完整文章
文/佐藤將之;譯/林信帆 前面曾介紹過,亞馬遜的文件基本上是以一頁或六頁報告的形式製作,而新企畫案構想則是用新聞稿的形式撰寫。 也因為這樣,亞馬遜會議的氣氛,和其他公司不太一樣。 會議一開始,出席者會全部沉默不語。 假設今天要開會,本次負責製作文件的人會提早到會議室,將文件發到各個座位,之後出席者會在開始時間前陸續進來會議室,然後開始閱讀文件。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018年底時,Readmoo讀墨在國家圖書館舉辦了年度閱讀報告,總結有三大重點: 一,不論電子書數量、銷售量,還是電子書閱讀時間,都翻倍成長。 二,愛智求真的Readmoo讀者天天都閱讀,週末和深夜尤甚。 三,讀者使用mooInk電子書閱讀器比例高達42%。 完整文章
文/阿杰・艾格拉瓦、約書亞‧格恩斯、阿維・高德法布;譯/林奕伶 AI無所不在。在我們的電話、汽車、購物體驗、交友配對、醫院、銀行與所有媒體都看得到。難怪企業領導人、執行長、副總裁、經理人、團隊領導人、企業家、投資人、教練等決策者都迫不及待要爭相了解AI:他們知道AI會從根本改變他們的事業。 預測科技將改變世界 經濟學提供成熟穩固的基礎去了解AI 的不確定性,以及AI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