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武漢肺炎全球肆虐,除了旅遊觀光、航空業首當其衝,出版書市也大受影響。 原訂上半年舉辦的倫敦、萊比錫、巴黎、阿布達比書展、義大利波隆那兒童書展等,皆已宣布取消,原訂四月的洛杉磯時報書展延後至十月;許多文學相關實體活動如雪梨作家節、牛津文學節等接連取消;每年八月蘇格蘭舉行的愛丁堡國際圖書節也已確認取消。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如果說紙本書的寶貴之處在於紙的觸感、書的氣味、收藏價值或幫助記憶的實體感,電子閱讀則為讀者與出版業者帶來其他禮物:近乎無限的收納空間、攜帶便利性、搜尋功能以及最重要的——統計數據。當全世界都試著用數字來獲取資訊,電子化的書本除了服務讀者、為讀者提供內容,同時也替作者與出版業者提供了了解讀者的新管道。「霍金指數」(Hawking Index)便是其中一個有趣的例子。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五年前,自助出版像是一道瘡疤,而現在,那像是一種紋身。——Greg White 自助出版書籍曾因品質、內容良莠不齊等為人詬病,但時至今日,有越來越多讀者樂於閱讀自助出版作品,自助出版的作家更是大有人在。根據亞馬遜 2019 年度回顧,有數千位作者從自助出版作品賺取超過五萬元美金,更有逾千位作者收益突破十萬美金。 那麼,究竟有哪些作家選擇自助出版? 破紀錄的獨立作家 完整文章
文/丹.萊昂斯;譯/朱崇旻 企業如何有辦法在肆無忌憚地奪走美國勞工的薪水後安然脫身?所有事情的開端,要從半個世紀前的一九七○年,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在《紐約時報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增加自身的利潤〉(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在無數個夜裡嘆息、焦慮、反覆敲擊鍵盤⋯⋯經過數月甚至數年的努力,你終於說完所有想說的話、解開所有懸念、為所有角色找到了最後的歸宿:恭喜你,你完成了一本小說!然而,畫下最後一個句點、闔上電腦之後,你寫下的這些文字、這些你深愛的角色該何去何從? 完整文章
文/陶德.羅斯、奧吉.歐格斯;譯/林力敏 英文的「黑馬」(dark horse)這個詞,源自一八三一年的小說《年輕的公爵》(The Young Duke)。在這本英國小說中,主角在賽馬比賽下了注,沒想到賽事由一匹乏人問津的黑馬奪冠,害他輸掉一大筆錢。「黑馬」這用詞旋即風行起來,意指事前不被看好卻意外獲勝的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獨立書店因為隨選列印科技,又重新開實體店的例子又多了一個。紐約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 Co.)原已在1996年關門,如今決定增開一家新門市。它敗部復活的秘密武器是隨選列印機器,標榜用等一杯咖啡煮好的時間,讀者就能拿到一本打印、膠裝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