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打包行李、在不同地域間移動,傳統意義上的旅行因為疫情只能暫緩,但有些書籍,卻讓讀者在翻閱時彷彿置身書中場景,用想像力展開旅行。 《五月的花朵》(暫譯,原名為The Darling Buds of May) 赫伯特.歐內斯特.貝茨(Herbert Ernest Bates)的《五月的花朵》(The Darling Buds of 完整文章
文/龔大中 四月份,瓶裝水市場旺季的開始,廠商稱為「水頭」,多喝水一年一度的新廣告上片了,我私心地喜歡其中的曖昧篇,男生和女生呆坐在河堤,一句話也不說……那是我自己十五歲的故事。 年紀漸長後,多了一個習慣,就是回顧過去。二○一一年此時,多喝水做了什麼事?一個叫「十五影展」的 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他,為開過的車取名字,在它出廠 25 年那天,買生日蛋糕點上蠟燭,不顧路人異樣的眼光,為它唱生日快樂歌。這個擬人化的概念,他運用在廣告創意上,將多喝水的15週年變成它的 15 歲生日,在這每個人生命中都會經歷的美好年份,辦了一場十五影展,拍攝 15 支影片,收藏紀念 15 種青春正盛的態度。 完整文章
文/伊莉莎白.吉兒伯特 Photo from Wikipedia 愛瑪的年少時期──或者說,年少時期最單純、最天真的部分──在一八○九年十一月一個平凡不過的週二深夜嘎然而止。 愛瑪從熟睡中,被提高的嗓音和馬車拖過石子路的車輪聲給吵醒。這麼晚了,屋子裡本該是靜悄悄的地方。她在寒冷的空氣中起身,點燃蠟燭,找到她的皮靴,伸手取來一條披肩。她的直覺是,白畝莊園出了什麼麻煩,或許需要她提供協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