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五年多前,我買了一台二手中古車,要去汽車百貨安裝eTag和瘋狂血拚,用了Google Map的導航。它先帶我開進一條超窄小巷,買不到幾天的車身就被刮出長長的刮痕。更驚心動魄的是,接著開進田間小路,左右輪胎離水稻田不到一寸,戰戰競競地經過一台已經掉進田裡的汽車⋯⋯從此,我決定不要盲目相信GPS導航了! 完整文章
文/小說家朱嘉漢 儘管「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後,很難再有好作品」一說,已經是被多次證偽的魔咒,然而我們不免好奇,在二○一七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的石黑一雄,首度出手的長篇《克拉拉與太陽》是否功力仍在? 我猜想,作為石黑一雄的讀者,關於這點實在毋須多慮。 完整文章
《群山淡景》以來自日本的英國寡婦為敘述主體;獲得布克小說獎的《長日將盡》,以英國貴則官邸管家為主角;《別讓我走》是藉複製人主題對人性、倫理的深刻探問;《被埋葬的記憶》則在迷霧旅程中追尋回憶。 石黑一雄用文字,在奇幻、科幻、歐亞歷史背景中穿梭自如,但在他筆下,書寫的始終是最深刻的人性共鳴。2017年,石黑一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當時他手邊正在寫作的是新作《克拉拉與太陽》。 完整文章
文/劉維公 位於德州西部的Sierra Diablo山脈中,有一座「萬年鐘」(10,000 year clock)正在興建中。這座鐘的時間計算單位很不一樣,每過一年它才會發出滴答一聲,每過一百年鐘面上的世紀針才會移動一次,每過一千年布穀鳥才會出來報時。「萬年鐘」是以一萬年做為一個文明發展的時間刻度。 完整文章
文/押井守;譯/謝承翰、高詹燦 押井:對個人來說,智慧型手機逐漸成為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外部記憶裝置。我認為也可以把它稱作輔助電腦。接下來應該就會發展到將這個裝置給放入腦袋的階段了。 在《攻殼機動隊》當中,人們對話的形式是透過電纜來傳遞真正重要的信息。如果是以電波來傳遞信息,則會有太多雜訊干擾,以致無法保護重要機密,因此最後反而改以電纜做為傳遞重要信息的管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