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陳蕙慧站在台上,告訴大家,「血腥的留給我。」 2020年9月19日下午,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召開第19屆年會暨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按照往例,年會放在活動上半場、頒獎典禮放在活動下半場,主持人周小亂表示,「這是故意的,徵文獎的入圍者得等到最後才頒獎,就會一直很緊張。」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有些人認為「電子書」算「宅經濟」之一。不過很現實的一件事就是:就算成天宅在家,人也不見得會讀書。 要讓人讀書,得讓人找到他想找那本書。 有的人會追隨某個出版社或作者(追漫畫系列也算這種),有的人會追隨排行榜,有的人會追隨熱門話題,有的人完全隨機──無論實體或虛擬,今天進入一家書店,倘若還沒決定購買目標,那麼遊逛選擇的方式有很多可能;而一家書店,會盡量設法在各種可能當中,促成購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不讀電子書的讀者有時會說「那是因為電子書書目太少」,已經習慣讀電子書的讀者有時會問「那本什麼什麼為什麼沒有電子書」,以Readmoo讀墨十幾萬本繁體電子書的數量而言,書目其實不能算少了,但讀者這麼說也不是想找碴,因為無論一個通路有多少書目,如果讀者找不到他要的那本,那麼書目就是少了。 電子書的書目為什麼比紙本書少?這問題有好幾個成因。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對出版業與作家來說,每一位讀者的力量遠比你想像的強大。 任何一個小小的動作都能是有力的支持,譬如增加書籍銷售、熱烈敲碗促成續集撰寫等。因應新冠肺炎疫情,許多出版相關活動皆被迫取消、延期,但其實讀者能做的事還有很多。 買!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是年齡成熟一些的讀者,可能經歷過某些奇妙的閱讀經驗──你會發現書頁上出現有幾個字起來對得不大齊、大小比例不大對、幾個筆劃看起來似乎和其他筆劃不太搭(但你不見得說得出哪裡不搭),或者直接看得出那個字根本不是鉛字,而是手寫字。 完整文章
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