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立青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從三種方式認識人,或者說理解人性,人類,身而為人的一切可能和限制。 第一種方式是自我審視,也就是誠實的認知自己開始;第二種方式是透過對話和互動,去理解他人進而增加感受或是改正自己的看法;第三種方式則是透過作品,例如文字、音樂、繪畫、圖像以及電影等等方式進而理解,累積自己對於人,對於人性的看法。 這三種方式彼此互補,各有限制,也各有其危險性: 完整文章
定價銷售制是一帖藥,但藥效跟你想像的相反。它救不了小書店,反而使大連鎖系統獲得更多利益,並且讓經銷商遭受重創,不信你去看看韓國實施以後的現況。 它沒辦法保護出版的多樣性讓書種更多元,最讓人訝異的例子就是號稱定價制模範生的德國和法國,他們這幾年的書種數全是下滑的。德國從九萬六千種減到八萬二千種,法國從六萬三千減到四萬一千種。相反的廢除定價制的英國則從十二萬種增加到十八萬種。(相關報導) 完整文章
不管是觀賞湯姆.福特執導的《夜行動物》,或是閱讀由奧斯丁.萊特所寫的原著小說,全都讓人十分享受,如果可以兩者都看,觀察其中的異同之處,則肯定是件更加有趣的事。 無論小說或電影,兩個《夜行動物》的故事主線其實不算差異太大,均以雙線手法同時並進,描述蘇珊收到前夫愛德華撰寫的小說書稿,隨著閱讀過程開始回憶過往,同時審視(或逃避面對)自己現今的生活狀況。 完整文章
編譯/Jasmine 如果今天在書店看到某本書的封面是金城武或是陳綺貞,你會不會很想把它拿起來看? 一本書的封面是否會影響閱讀的意願?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英文裡有句諺語「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意指我們要評斷一件事或某個人之前,不要單憑外表就下定論,也就是「不要以貌取人」。這句話啟發了創意設計師Givi 完整文章
編輯難為,也很為難,一旦爬到總編或主編的位置,操一本書的生死大權,若邂逅好書稿,一讀鍾情,再讀深情,恨不得早點出版。雀躍之餘,卻得按捺住一時衝動,設想,此書是否也能打動其他人?從業務同仁、中盤商、書店,直到讀者,關關要過,任一關卡住了,不是新書胎死腹中,就是出了書而壯烈成仁於銷售這一端。前者還好,尚不虧錢,只是編者心淌血,後者則害公司財務荷包失血,心有所愧。 完整文章
通常我們說出版業是內容產業,這話差不多只對了一半。因為台灣圖書出版業其實幾乎是不生產內容的。我們只向作者爭取授權,以獲得內容;當合約結束,授權就會返回作者。出版社通常並不擁有內容,只是一個暫時性的內容持有者而已。 反而做翻譯書的公司擁有的內容,還比做作者書的高,因為譯稿通常是買斷的。但買斷的譯稿其實也只是帳面資產,如果原著授權合約到期不續,那手上的譯稿也無法變成商品銷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