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最近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但東南亞市場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哪些「眉角」需要注意?除了政策之外,還需有賴熟門熟路的關鍵人來指路。深耕東南亞議題許久的燦爛時光書店,邀請越南暢銷作家與翻譯家阮文馨、泰國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與著名的版權經紀人談光磊,一同對談台灣書籍在泰越兩國的現況與未來。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對作家而言,自己的作品如果有機會譯成外文、進軍世界舞台,絕對是一大肯定;不過,我們也許會「理所當然」想像翻譯成英文、德文或者法文、日文……好吧,簡體中文這幾年也是趨勢,但是如果是泰文、韓文或者越南文呢?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我們聽說過一些天賦異稟的人,雙棲不同領域卻都有出色表現,比方說醫生兼作家。比較有名的例子有契訶夫(Anton Chekhov)、毛姆(Somerset Maugham)、柯南‧道爾(Conan Doyle),或當代的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等人,在台灣,也有賴和、侯文詠、王浩威、陳克華等。 完整文章
文/何琦瑜、賓靜蓀、陳雅慧等《親子天下》雜誌編輯部 採訪整理/許芳菊 從小說《危險心靈》開始,侯文詠就以犀利的文筆,挑戰台灣教育的種種問題。二○一○年他則以《不乖》這本書,希望能掀起一場教育的文化戰爭。侯文詠對教育的關心,不僅出自於作家對社會的觀察、省思,更出自於身為一位父親的深刻感受。 二○○九年夏天,兩個兒子各自面臨了台灣兩大升學考試:大學學測與國中基測的關卡。 完整文章
如果寫的是別人的故事,或某個地域,或社會觀察,或某些特定主題,不是個人色彩濃烈的生活散文,我,應不應該出現在書裡?若有我,應以何種角度,何等比重呈現? 這問法不夠清楚,直接舉例好了。徐璐《我的台東夢》後記有一段談到寫作發想,當初她以基金會執行長身分,在台東籌辦的鐵花村開幕,會場上應出版人之邀,寫一本台東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