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者/韓絜光 我們抵達小機場,走下飛機,轟隆的引擎聲震耳欲聾,喜馬拉雅山白雪覆蓋的山峰在我們的背後若隱若現,兩名老友互相擁抱。大主教溫柔捧著達賴喇嘛的臉頰,達賴喇嘛噘起嘴唇,作勢要給大主教一個香吻。這一刻,洋溢著莫大的愛惜和友誼。為了這次會面,我們準備了整整一年,心裡相當清楚,這一場會面很可能對世界別具意義,但我們從來沒想到,對他們兩人而言,相處一星期代表著什麼。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入伍的那一年他沒有剃頭。他10歲出家,八年來一直都是比新兵還短的光頭。長達八年的僧侶生涯,每天早上三點五十分打版起床,四點二十分做早課,日日過午不食,比丘的戒律一條條像一個個關節串成他日常生活的脊椎。 修行的目的是為了利益眾生,但修行必須清靜,於是得遠離人群。佛經說生死輪迴之苦,說五濁惡世,但寺廟的沈穩與安靜是保護膜,他的理解僅是想像,以為邪惡也是純白色。完整文章
文/希阿榮博堪布 菩提心的訓練之所以可能,是因為我們看到萬物相互依存、息息相關的事實。 耗費一生精力企圖在自己與外界之間砌一道圍牆的做法是徒勞的,而這種徒勞帶來的挫敗感讓我們很不快樂。 我們的信念、理想、價值觀什麼的往往被利用來強化自我、排斥他人,不信就看看吵架的、衝突的、戰爭的各方,沒有一個不認為自己有理的。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施老師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勇敢、不吝給予大家豐沛能量的人。她讓我們知道自己這輩子的功課是什麼,並引領我們往更好的方向走去。」現任群星文化出版顧問的資深出版人兼主持人陳蕙慧,以這席話揭開施寄青與紫靈的《當頭棒喝》講座序幕,所有問題的解答,都存乎前世今生。 完整文章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孟麟的哥哥俊嘉有一個自閉兒奕辰,俊嘉的太太為了這個孩子,每天誦經禮佛,搞得心力交瘁。我們去孟麟家替他看前世因果,孟麟的姪子見我便奔向我。我抱他,他也不掙扎。 我坐下來後,他攀在沙發的靠背,把頭伸到我的肩頸之間,對我十分友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