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克.湯普森 譯/王審言 無論落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點,都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我們的政治以及政治議題的辯論與決策方式,已經走上歧路。從美國、英國到其他西方國家,無一倖免。批評民主粗糙喧鬧,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從柏拉圖(Plato)到湯瑪士.霍布斯(Thomas Hobbes)都一再論及。現在卻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完整文章
文/馬克.湯普森;譯/王審言 當「觀眾」(audience)這個字的意義,不再僅是觀眾,至今在英文中還找不到百分之百滿意的對應字眼,公眾這個詞又該怎麼辦呢? 媒體高層在冷冰冰的字眼中擺盪:使用者、消費者、顧客;政治人物嘴裡則是冒出個別投票者或是整體選民。這些詞展現一種工具性:我們是根據我們想從受眾身上抽離出什麼,才來界定他們的意義。如果你不想引發一夥人戴上法式三角帽(tricorn 完整文章
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開頭就切入主題。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完整文章
文/林婉瑜 那是一個大風吹遊戲:「大風吹,吹喜歡電影的人。」很多人站起來了,空出了很多的位置。「大風吹,吹喜歡寫作的人。」少數人站起來了,空出少數的位置,「大風吹,吹詩人。」極少數的人站起來,我因為想著詩是什麼詩人是什麼而忘了座位的事。 「大風吹,吹世界上所有的詩。」詩句們紛紛離開紙上的舊位置,或走或跑找新的座位,這時狂風吹散了句子,天空下起一場,語字和標點符號的雨……。 完整文章
跟主管一對一討論初稿之後,這些記者總是沮喪著臉走出會議室。 「她說不能用成語,要用自己的話去形容!」一位較熟的記者跟我說。 雖然在週刊裡隸屬不同的組別,但這些都是我佩服的資深寫手,只是女主管要求嚴格,讓他們每到截稿期就陷入莫名的困頓之中。 自己對修辭一向馬虎,對用不用成語的差別不甚明瞭,只是每次看到記者哭喪著臉,心裡就半同情、半戲謔地感到好笑。 完整文章
本文提到的修辭與句法,是所有修辭與句法的一部分;而修辭與句法,是寫作技法的一部分。有效的修辭運用,都應該與對主題的掌握,對相關概念的理解,以及深入的語境有關。下列十種修辭方式可以有效提升寫作能力,不過如何應用,需視文章整體狀況。 1. 正向強化。以一個正面修辭強化另一個正面修辭。 他具有一種低調、不裝腔作勢的聰明。 2. 負向強化。以一個負面修辭強化另一個負面修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