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
文/上野千鶴子;譯/薛寧心 進入二○○○年代之後,躍升為高齡者受虐加害人首位的不再是媳婦,而是兒子。由於兒子照顧者的人數比例上較少,因此要說兒子成為施虐者的概率非常高,一點也不誇張。一般認為,施虐的機率與一起相處的時間長短有明顯的關聯。 媳婦虐待的案例比較多,單純只是因為媳婦照顧的比例很高。可是兩相比較,兒子照顧者的人數明明比較少,施虐者卻很多,我想還是由於兒子照顧本身存在著一些問題。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與藍鈞天碰上面,才坐定而已,他就熱切地告訴我們:「我很喜歡談小孩!」 他初為人父後的好爸爸形象深植粉絲心中,不過,我們暫時要他先把人父的喜悅擱置一旁,回到「人子」的角色來談談父子關係,藍鈞天的喜悅頓時切換成若有所思並略帶嚴肅的神情。 嚴父背後的慈愛 完整文章
文/崔旼俊 如果媽媽因為害怕讓孩子感到失望,而在必須管束孩子行為時無法堅持立場,早晚有一天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媽媽不是跟你說過不要這樣做了嗎?」 「嗯?明明就沒有!」 育兒方式也是有趨勢的。直到幾年前虎媽還是潮流,而最近的主流則是主張媽媽就要像朋友一樣,因此,到處都可以看到無法管束兒子的媽媽。 完整文章
文/佐野洋子 我小的時候,是否曾對某樣事物爆發出特別的熱情呢?我會把院子裡松葉牡丹的葉子撕下來,摺起來然後丟掉。我也會在排成一條線的螞蟻隊伍上面撒餅乾屑,再一腳把牠們踩亂。 小時候,弟弟躺在柳條編的行李箱裡,而哥哥把小豆子塞進了他鼻子裡面,那時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一幕。當時的我們,是特別殘酷的孩子吧? 我不知道我的孩子對父母親的愛有多濃。 完整文章
我們家的書架上,站了一小排粉色的小詩集,封面是粉蠟筆畫的溫暖色塊,粉綠色的山坡上,是大片大片粉紅粉黃粉橘的天空,封面是那麼的溫柔。這是柴田豐的詩集,《人生別氣餒》。寫作這些詩的時候,柴田豐已經九十歲了,但詩句中的生命力,總是那麼直接又溫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