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戰亂成為日常,獨立成為奢望——專訪《庫德的勇氣》作者許善德、陳鳳瑜

文/愛麗絲 「我們兩個英文都不太好,比較可以溝通,」2007年,庫德人許善德(Zanst Othman)與太太家華相識,在網路交友還不算普及的年代,兩人因為都想學習英文,在茫茫網路大海上,相似的差勁程度意外對頻,用Skype一來一往地溝通、熟悉彼此,竟牽起千里姻緣──這場由網路牽線的戀情維繫辛苦,家…

野生歷史研究人──專訪八旗文化總編輯富察延賀

文/犁客 「我大學時讀中文的,其實我高中時就夢想成為作家,然後讀了很多,你知道,張愛玲等等作家的東西;那時本來能讀的是『鲁郭茅巴老曹』──魯迅、郭若沫、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官方認可的,我得自己設法找其他東西來讀。八零年代的時候,福建有本刊物叫《港台文學》,現在想想搞不好是盜版的,但那時我成了訂戶…

【經典也青春】歲末年初心靈大掃除 ——林家任談埃米爾.梭維斯特的《閣樓裡的哲學家》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一介窩居於巴黎公寓屋頂下陋室的平凡人,卻足以讓人稱他為「哲學家」? 因為他寫了很多金句(大誤),例如: 「人們不去傷害彼此是不夠的,還必須互助與互愛!」 「平凡是孕育和平和自由的豐足女神。」 「問題不在於去找到什麼適合我們,而是找到我們適合什麼!」…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我們需要一道從不同角度看歷史的視線──八旗文化

大家都知道,歷史常是由勝利者寫的。獲得話語權的那一方容易透過歷史美化自己的手段、醜化對手的行為。這行徑多少不大誠實,不過也不難理解──甭說國家領導者那個階層的人物,隨便一個小朋友可能都會做這種事。 雖然歷史常是由勝利者寫的,但本國國民所知的歷史,有些成分得算是由失敗者寫的。老實說這也不能算完全不好,…

蔣介石準備成立「中華臺灣共和國」嗎?

一九七一年底,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之後,面對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改善關係的致命威脅,為了確保臺澎金馬不落入中國之手,兩蔣開始考量「一中一臺」的可能性。一九七一年十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抗爭的最後關頭,外交部長周書楷從紐約打電話回臺北請示「如重要問題案未獲通過,我與美日必須有一緊急應變方案,在表決阿案前…

在東亞,海洋一直是禁區,閒人勿入

文 / 陳國棟(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 過去五百多年,我們可以說,是一個全球化的加速形成過程。這個過程從一四九二年哥倫布遠航,「發現新大陸」開始。一四九八年,達伽馬繞過南非好望角到達印度西岸的古里,則是歐、亞之間經由海路持續互動的源頭。 ◎出現在亞洲海平面上的歐洲人 達伽馬是葡萄牙人;哥倫布是義大利熱…

鄉親啊,問題出在權力與階級!

川普上台後,全球都在問:美國怎麼了?八旗的Americanology試圖為台灣讀者提供多種觀察的視角。 《絕望者之歌》的作者指出,真正的問題出在家庭。大多美國底層白人出身於一個破碎的家庭,不僅從小無法獲得良好的照顧與教育,更缺乏對自己人生的期待與規劃。等到要靠外在力量來挽救,已經來不及了。傑德‧凡斯…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特輯:學長教你「美國學」!

台灣有一段時間被美國轟炸,然後有一段時間接受美國援助,再來有一段時間把美國當成是背叛己方的盟友,接著又有一段時間把美國視為深造旅遊就醫移民的好地方;在台灣長大的我們相當熟悉美國的電影和影集,在台灣生活的我們吃的用的有很多美國的品牌。 但是⋯⋯我們真的了解這個國家嗎? 不說每州都不大一樣的法律和民情,…

「烈焰」怎麼「焚春」?

文╱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當士兵對著和平抗議、唱歌、跳舞的示威群眾開槍時,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就逐漸變了調。幾個月後,象徵著這場變革的,不再是揮舞旗幟的平民百姓,而是手持步槍的聖戰士。從突尼西亞延燒到利比亞、埃及再到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除了最初的突尼西亞成功擺脫數十…

曾經,西方在伊斯蘭找到了專屬的個人天堂⋯⋯

文/卡拉・鮑爾 對父親而言,帶著妻小到海外住幾年,可慰藉他對美國社會長期的不滿和他的憂鬱症。他在密蘇里州當法律系教授,可是覺得在陌生國度更適得其所,若那些地方有他心目中文明社會必備的「葡萄、甜瓜和橄欖樹」時,更是如此。因此我的童年分別在聖路易郊區和穆斯林世界的幾個城市輪流度過。不消說,這份外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