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俺讀的第一本勒卡雷(John le Carré)作品叫《東山再起的間諜》,星光出版社,二十幾年前的事,朋友借俺的,但俺記不清為啥他會借俺那書,約莫是俺問他最近有沒有讀到什麼厲害的小說,他就把那書塞了過來。俺認為朋友的閱讀標準不壞(所以俺的確可能問他那個問題),當晚也就興沖沖地開始讀,不過越讀眉頭鎖得越緊。 完整文章
疲憊的間諜與愛說酸話的偵探,一起在沙丘的酒吧喝著香料酒,流著警官之血的一家三代祖孫警員,面對著代表純粹惡意的模仿犯,古籍研究社的節能高中生不怎麼起勁地跑推理馬拉松,發現同一份靈魂穿越手稿,其實有完全不同的閱讀方式,因為小說有八百萬種寫法,就算是被拱上神壇的獨裁暴君,也有鮮為人知的故事。 這回mooTube里長伯化身為間諜女郎!不過,沒出席的臥斧老師告訴大家:一開始就是假的~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鄭博元 談到臺灣當代翻譯者,絕不能略去李靜宜。她曾執筆翻譯多部知名文學作品,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追風箏的孩子》、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的《紐約三部曲》,與莎利.魯尼(Sally Rooney)《正常人》等,及許多經典推理文學作品。近年她成立東美文化,親自譯介推理小說,如:約翰.哈威(Joh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因為疫情的關係,《007:生死交戰》的上映日期一延再延,這是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在大銀幕上飾演詹姆斯.龐德。大銀幕上的第一代龐德演員是史恩.康納萊,第一部007電影《007情報員》在1961年上映,倘若《007:生死交戰》能在今年上映,距離第一集就是整整六十年(而且康納萊已在去年去世),這六十年當中,007大約是全世界最知名的間諜。 但007實在很不間諜。 完整文章
這兩位的作品堪稱經典,其經典程度或許曾讓讀者們認為,不會有迎來電子書出版的那一天。 英國小說家約翰.勒卡雷原名大衛・康威爾(David Cornwell),十八歲加入英國軍方情報單位、負責對東柏林的間諜工作。1958 年,他進入英國軍情五處(MI5)工作,兩年後轉調至軍情六處(MI6),任職期間,勒卡雷以同事、同時也是小說家的約翰.賓厄姆(John 完整文章
文字/大衛.約翰;筆訪、整理/犁客 這個故事以一對在海灘度假的青年情侶遇到意外揭開序幕──那個意外不是有人失足墜海或者兩人發生爭執失手做了什麼等等,是個不只書中角色覺得意外,讀者也會很意外的意外,一下子把情侶度假的情節猛力拉進近乎荒謬、不可思議的轉折當中。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這轉折雖然近乎荒謬、不可思議,但卻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件──與那個國家有關的一切,全都近乎荒謬、不可思議。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司馬遼太郎的《燃燒吧!劍》(燃えよ剣)讀到一半,接到替一本新書稿寫解說的邀約,於是暫停原來的閱讀進度,先讀新書稿;沒想到新書稿讀到中段,突然看見《燃燒吧!劍》裡某角色的名字──這兩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有點距離,而且雖然讀得出新書稿當中會出現某個設計,但沒想到這個設計會牽連到那個角色,總之讀到時覺得相當驚喜。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沒意料到686兄節目中要談兩本書其中之一是《冷戰諜魂》。 於是在八個月之後我又重新讀過一遍這本書,那些僅剩模糊輪廓的細節,遂東一點西一點的拼湊起來。 儘管如此要我用一句話說明這本書還是相當困難的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