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完整文章
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這不是Covid-19籠罩全球時的現實,而是一個短篇故事,奇妙的是,它不僅與現實相互呼應,甚至還連結到一百多年前的另一篇恐怖故事,在那篇故事裡,一樣有可怕的傳染病肆虐,有群人躲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夜夜笙歌,直到有一天他們搞起化妝舞會的時候⋯⋯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例如「千禧年三部曲」。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小說迷注意!2018年至少有二十四部由小說改編的電影躍上大螢幕! 今年將是科幻小說迷和電影迷最幸福的一年,作家揮灑在紙面的想像力,要如何化為真實的影像,不只是粉絲期待,連作家本人都十分興奮。預計要上映的科幻電影有六部,包括:《移動迷宮:死亡解藥》、《滅絕》、《時間的皺摺》、《一級玩家》、《闇黑之心》和《移動城市:致命引擎》。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無論你是不是驚悚、懸疑、恐怖或推理類型的讀者,這幾年應該都已經隱隱察覺:這類故事當中,「女性」的角色變得不大一樣了。 在這類故事裡,最簡單直接的想像,就是女性常會擔任「受害者」角色──在父權的、會出現肢體暴力的故事裡,女性常是承受暴力的一方,成為待援的目標,或者經由身體及精神受創的餘痕,成為主角必須解開的謎團。 但最近幾年,女性開始不甘於只當這類角色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暢銷書密碼》一書提到一個概念:不要小看書市的暢銷榜。當然,暢銷榜上的書目直接反應的是銷售數字,但這不代表上榜的書一定都是嘩眾取寵、無甚可取的膚淺書籍。倘若圖書通路可選擇的書目夠多、統計的讀者數量夠大,這個通路公布的暢銷榜就會忠實顯示在特定時期當中多數讀者的閱讀選擇,並且從中推測出讀者的樣貌、通路的特色,甚至社會的狀況。 完整文章
本文經原作者同意,轉載自【臥斧‧累漬物】文/臥斧 ※本文涉及《蜘蛛網中的女孩》及「千禧年三部曲」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接受出版社邀請先讀《蜘蛛網中的女孩》(Det som inte dödar oss)譯稿時,俺一直沒打定主意是不是該推薦這本書。 《蜘蛛網中的女孩》是「千禧年三部曲」(Millennium 完整文章
本文轉自黃哲斌臉書,經作者本人同意轉載 春節期間,我家四口照例不遠遊,除了吃睡、回丈母娘家、爬爬郊山,此外就是窩在家裡,啃啃年前像花栗鼠一樣,囤積下來的書堆,至今還沒啃完。 昨天到週末,是每年一度的台北書展,雖然,今年承辦單位捅了一個很糟糕的錯誤;然而,還是推薦大家有空去逛逛。 尤其,出版人譚光磊再次提醒,台灣的出版市場一點都不小,問題其實出在於⋯⋯ 完整文章
據說北歐因為長時間天寒地凍、冰天雪地,在漫漫長夜需要打發時間,所以犯罪小說特別流行,雖然北歐有全世界最好的治安。 尤其是已故瑞典犯罪小說家史迪格拉森(Steig Larssen,1954─2004)的「千禧年三部曲」(Millennium trilogy)──《龍紋身的女孩》(Män som hatar kvinnor)、《玩火的女孩》(Flickan som lekte me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