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楊寧茵 「在我邁入 50 歲的那一年,我反覆思索著這些問題。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真的很有道理,這天命就是『生而為人的使命感』。那時候很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想要有新的追尋。到底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使命感是什麼?該如何實現?」 說話的人是鄭恩成,來自南韓,現年 58 歲。「我開始更加關注社會議題,注意到南韓社會有三大問題:性別歧視、年齡歧視和教育機會不平等導致的社會不公。 完整文章
文/吳曉樂 關於世越號,我認為有件背景知識值得讀者知悉。二○一四年八月,教宗方濟各造訪韓國時,甫發生世越號沉船事件,時任總統朴槿惠為首的當局卻暗暗阻擋教宗與世越號遺族見面,即使見面,也希望教宗不要別上黃絲帶。一位神父以「政治中立」的名義傳達了這份要求,教宗的回答是:「在人類的痛苦前,沒有中立。」 完整文章
文/楊智強 台灣社會在近幾年來,不斷重複的「溫故知新課程」:台灣曾是亞洲四小龍的龍頭,韓國只是龍尾。但沒想到這個小老弟居然在這幾年來將台灣遠遠甩在後頭,讓一直有優越心態的台灣人,感到不是滋味。再加上各種媒體炒作,還有一直以「韓國行、為什麼台灣不行」的意識形態來報導新聞,讓台灣對韓國的敵我意識越來越濃,也漸漸出現了新興的反韓風潮。 完整文章
文╱韓江;譯╱千日 在妻子還沒有成為素食者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她身上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坦白說,即使是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也沒有產生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不高不矮的個子、不長不短的頭髮、病厭厭的泛黃皮膚、單眼皮、稍稍突出的顴骨、彷彿害怕張揚個性似的黯淡平凡穿著—她走到我的桌前時,腳蹬款式最簡單的黑色皮鞋,步伐不緊不慢,看起來既不強壯高大,也算不上弱不禁風。 完整文章
文╱趙南柱;譯╱尹嘉玄 金智英就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著要保守、行為要檢點,危險的時間、危險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免,否則問題出在不懂得避免的人身上。 金智英就讀的國中,距離他們家要走十五分鐘才會抵達。姊姊也和她讀同一所國中,姊姊入學時,那間學校還不是男女合校,而是女中。 完整文章
文/涂豐恩(「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如果你觀看遠東地區的夜間衛星照片,會狐疑地發現其中有塊缺乏亮點的黑色區域。這片黑色地帶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曾任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完整文章
文/蔡增家 在韓國的集體主義作祟下,一個人到餐廳用餐,不但會遭受旁人異樣眼光,還會被認為是人際關係有問題的怪人……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個極度講究集體行動的民族,因為日本人從小被訓練過著團體生活,並且在團體至上的原則下必須捨棄自我,所以他們常常被教導在團體當中要試著隱藏自我,同時日本人也強調「界限主義」,習慣以內圈圈及外圈圈,做為區隔他人與自己的分界點。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3月初,一本樣貌怪異的小說集突然出現在英國與美國的書店與Amazon網頁上,等著全世界的讀者把它放進購物車裡。 它的封面看起來像是製作過程粗糙的盜版書,或是從1970年穿越時空而來的老舊漫畫:穿著軍服和學生制服的人們正對著畫面以外看不到的地方高聲歡呼,個個笑容滿溢,像一群幸福的複製品。封面畫作從正中間被撕開一道裂口,露出了底下的書名——《指控》(Th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