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rumi Olive 「阿嬤,我願意今晚不睡,只要之後我還能見到妳從早晨醒來。阿嬤,答應我好嗎?」 拉蒂握緊阿嬤那溫暖的手,把頭靠在床上那位婦人的肩上,趴在她面前凝視著她的臉。透明的淚水盈滿拉蒂的眼眶眼框,慢慢地滑落雙頰。為了避免打擾到其他病人,拉蒂盡可能壓抑矜住她的啜泣。 完整文章
文/Dwiita Vita 陽光普照的早晨,我帶著我照顧的兩歲半小孩韓益樂一起散步,例行在上午十到十一點之間。假期剛結束,今天美術館附近的街道只有少數人走來走去。春風涼爽。春季和秋季向來是來自熱帶國家的新移民最愛的季節,包括我在內,因為這個季節的氣候最友善。春天,城市每一個角落的花開始綻放,植物帶來新的一頁,綠色的、彩色的,讓世界看起來更美好,在冬季裸露的落葉樹也重生了。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
相信大家從新聞中或多或少有聽聞「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Ebola virus epidemic in West Africa)。去年底台灣南部還驚傳疑似病例,還好只是虛驚一場。可是在交通異常便利的現代,伊波拉病毒境外傳入任何亞洲國家都不是件機率低的事件,台灣外交部與疾管署於 2015 年 3 月 19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