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瞿欣怡 很年輕的時候,我的情緒狀況不太好,常常憂鬱、焦慮,無以名狀地悲傷,無法把自己安頓好。當時,胡因夢聽了我哭哭啼啼的描述後說:「你需要一個生活儀式,不管是吃飯、靜坐、瑜伽,什麼都好,在生活中找件事情儀式化地做,人才能穩定下來。」 完整文章
文/瞿欣怡 我非常愛吃,吃對我來說,不只是吃飽這麼簡單,吃,是心靈的撫慰,是活著最大的盼望。 遇到重大挫折,得喝碗熱湯,鎮定心神;碰到鳥事,一定要來份鹹酥雞,加很多蒜頭跟胡椒,臭死這個世界;累到說不出話的時候,只有鮮奶油蛋糕可以拯救我。 鮮奶油蛋糕之於我,就像是天上飄著白雲朵的好日子,那麼地美麗、晴朗,飛起來一般的快樂。 完整文章
文/瞿欣怡 有個任性的媽媽,難免有些痛苦,比如,不斷被放鴿子。但也會有些好處,比如,自由。 我媽媽是水瓶座,最討厭規矩,也受不了我們被拘束。從很小的時候,媽媽就會餵我吃冰淇淋,我氣管弱腸胃更弱,常常吃著吃著就發燒拉肚子,被送去醫院。奶奶為此氣了很久,媽媽卻依然我行我素。 完整文章
文/瞿欣怡 這陣子情緒低落,做什麼都不起勁,大概是第一季衝過頭,力氣用盡。趁著週末心情好些,到花市買了一束春天專屬的「翠珠」。翠珠的花莖細長優雅,葉子柔軟嬌嫩,開花時,一蓬一蓬的粉紅色小圓花像飛起來的小裙子,風吹來,裙襬搖搖,讓人忍不住微笑。 幸好我用最後一絲力氣買了這束花。一整個禮拜,我都依靠著這束花才能好好生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