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蔣方舟 今天去看了神樂阪新潮社一百二十週年展覽,主要展覽的是作家的照片。 新潮社是迄今為止日本文學界眾多作品的主要出版來源,為了迎接創立一百二十週年,它在保管的十五萬張照片中,選擇了五十位作家的照片舉辦展覽。 說是展覽,但其實簡陋得只有一面牆──但是作家的形態生動又有生活感,不同於平常展現作家深沉的沙龍照,所以我倒看了很久。 完整文章
1981年,於我,是特別的一年。這年,我大學畢業,入伍服預官役,走向無光所在。而在當兵前這八個月,台灣陸續發生幾起意外事故,死亡意象與無常幻滅感盈滿我整個心境,我在死亡陰影中走向一年十個月的軍旅生涯。 首先是1月23日,景美女中與達人女中、大安國中等師生600多人,在台北外雙溪烤肉戲水,卻因台北自來水事業處淨水場技士操作不當,洪水宣洩而下,15名師生溺斃。 完整文章
文/向田邦子 過世的父親是個勤於寫信的人。 我進女校的第一年,首度離開父母身邊,父親不到三天就寄一封信來。第一次見到身為保險公司分公司經理的父親慎重其事地在信封上用毛筆一筆一畫寫著「向田邦子小姐收」時,我十分驚訝。父親寫信給女兒,寫「某某小姐收」是很正常的事,只是四、五天前還過著被直呼「喂!邦子」,甚至拳打腳踢、大罵「混帳東西」的日子,突然改變這麼大,真叫人背脊發癢、渾身不自在。 完整文章
日本作家向田邦子因她具傳奇性的一生,以及她對事物的獨到觀察和文句中「一刀斃命」的精彩金句,而被世人譽為「大和民族的張愛玲」。然而,麥田出版的副總經理陳瀅如卻不完全贊同,對她來說,向田邦子與張愛玲的文字,讀起來還是不同:「張愛玲的文字讀起來,會給人刺刺的感覺,而不像向田邦子帶給人溫潤的感覺,讓人感覺到人生的幸福感與美好感,」他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