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婷婷 沒了頭銜的你,是否還值得被認識與聽見? 因為職業的關係,我在人生中遇過大量的人:採購時期遇到大量廠商、獵人頭時期遇到大量專業經理人、私募基金時期遇到大量新創夢想家、文創時期遇到大量惺惺相惜的同業、教練顧問時期遇到大量領導者。有時看見名片簿裡的各種人士,會覺得命運真奇妙,我何其有幸,竟然能與這麼多精彩的人有過一時半刻的交集。 完整文章
文/芭芭拉.艾倫瑞克;譯/高紫文 就算水杯碎裂在地上,也要去想杯中還有一半的水,不能去想只剩一半的水,這種勸人正向思考的說法不只存在乳癌的粉紅絲帶文化中。治療後幾年,我冒險闖入另一個私人的災難世界,那個世界裡都是遭裁員的白領勞工。 完整文章
十幾年前,美國人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頂尖大學裡,SAT成績相當的學生當中,黑人在大學課程的成績表現通常比較差。是的,我們知道黑人是弱勢族群,他們在美國的平均收入、成就和壽命都比白人低,唯一比較高的是從事高工時、高勞力和高風險工作的比例。 完整文章
文/李崇建 1.改變 自認「不如人」的長耳兔: 你覺得自己不夠聰明,長得不夠好看,各方面條件不夠好……覺得自己不如人。這種感覺很沮喪,既無奈又無望!這感覺我並不陌生,彷彿纏繞在洶湧的海潮中,無法擺脫開來。 因為我也常覺得自己不如人。這種想法在三十三歲以前充滿我心靈,一段時間就闖進我腦海,讓我感受到煩躁、苦悶、徬徨與沮喪,特別是在我遭遇挫敗的時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