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oy Green 拖著尚未完全清醒的身體下床,先啟動廚房裡的咖啡機,然後在陣陣咖啡香中完成更衣梳洗。這個起床模式是許許多多人每日的寫照。當你手上拿著一杯咖啡,你會細細品嘗每一口嗎?還是一邊忙一邊食不知味地喝?你喝咖啡,是享受咖啡香氣?還是其實你需要咖啡因?你知道許多孩子也在不知不覺中攝取咖啡因並且咖啡因上癮嗎? 完整文章
文/樺山聰;譯/雷鎮興 京都,號稱「全日本最愛咖啡」的都市。這裡有一間超過半世紀、仍受到大眾喜愛的喫茶店「六曜社咖啡店」。 這間小喫茶店的營業地點,面向著大樓林立的河原町通。一九六○年代,許多激進的學運人士與藝術家經常出入此店;甚至與過去東京新宿一間傳奇的喫茶店齊名,因而擁有「東有風月堂,西有六曜社」的美稱。 完整文章
文/謝沅真 攝影/劉曉天 曾經是百年中藥房的保生堂漢方咖啡館,經過後代的重新改建,保留老藥行的韻味風貌,以中藥結合咖啡,激盪出全新火花,帶領人們在百年老屋 中,品嚐帶有人蔘、枸杞風味的咖啡,也感受神明供奉的宗教力量。 宗教氣息濃厚的雲林北港,是一座有神明坐鎮的老城,充滿著眾多參拜的各式廟宇,當地也販售著許多台灣傳統點心等,這是北港給人們專屬的老城旅行印象。 完整文章
文/允那;譯/張召儀 在《巴黎的心理學咖啡店》(파리의 심리학 카페,暫譯)第一章裡,曾出現過以下這段話: 「很多人問我,開設心理學咖啡的十八年來,會面的人數已將近五萬人,這些前來咖啡店的人最常談的是什麼。其實,他們說的不是對未來的不安、不是對這不公的世界產生的憤怒,也不是因刻骨之愛留下的創傷。 而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會止不住地流下來』。」 完整文章
在一班前往新加坡的客機上,我讀著《液體:流經生命的美酒、海浪、煤油、眼淚、液晶⋯⋯》(Liquid : The Delightful and Dangerous Substances That Flow Through Our Lives)的第一章,突然覺得很剉──都怪該死的恐怖份子,我們連隨身帶一小瓶液體,不管是水是酒,都無法通過安檢,可是一架飛機卻裝著幾萬升煤油⋯⋯ 完整文章
文/蔡君婷 這間位在機場附近的ICE COFFEE是由貨櫃搭建而成的,雖然貨櫃屋低調的外觀不太容易引人注目,而且也不在觀光客的旅遊鬧區中,不過ICECOFFEE的生意還是挺不錯的,來這裡的人大多是熟門熟路的胡志明市當地人。若是想來體驗零下10度喝咖啡的旅人,建議搭乘Grab或自備交通工具。 完整文章
文/羅伯特.沃克;譯/鄭煥昇、黃作炎、洪慈敏 我喝茶,但我男友喝咖啡。爐子上的水壺一響,他便想把熱水往濾網裡倒;我卻希望讓水壺在爐子上多煮一會兒,因為我覺得泡茶的水溫應該要更高些,但他說水沸騰再久也不會變得更燙,只不過是浪費瓦斯罷了,毫無意義。請問我們倆誰才是正確的? 茶的部分你是對的;水的部分你男朋友對了一半。我想這個問題有個不必多買一個水壺的解決辦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