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威廉.龐士東;譯/連緯晏 以「逆時針」方向逛賣場,就會花更多錢買東西。 你會發現最精打細算的人,卻也大都會在收銀台前,表現一種稱為「任意連貫性」的消費行為。如使用超市發行的會員卡結帳的顧客,全是一群自稱小氣鬼的顧客。每次結帳一定使用會員卡,因為無法忍受自己錯失可省下 50 美分的優惠。而這些人,大概也會為了省下 5 美元,願意舟車勞頓到別處買相同的商品。 完整文章
大家每年都逛國際書展,但不見得每年都注意到哪個國家是那一年的主題國(搞不好根本沒注意過國際書展有「主題國」這事,對吧?別害羞,承認吧);就算注意過那一年的主題國是哪個國家,也不見得仔細弄清楚該國出版品的特色、國內譯作的狀況,或者該國與台灣的關聯。 例如,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的主題國是德國。而大多數人其實從小就讀過和德國有關係的文學作品。 完整文章
文/陳大樂 夏天天氣熱,一口氣飲下冰涼的酒,真是透心涼,很多人怕啤酒熱量高,喝多會出現啤酒肚,而選擇看似較健康的調味酒;不過,驚人的事實是:「調味酒的熱量反而比啤酒更高」。 日頭赤豔豔,許多上班族習慣在晚餐飯後,來一杯冰涼的酒消除暑氣,但很多人認為喝啤酒會喝出啤酒肚,加上不喜歡啤酒的味道,尤其是怕胖的女性朋友,會改喝其他水果調味酒來助興。不過,專家說,喝調味酒反而更容易胖,真是如此嗎? 完整文章
在一年最炎熱的節氣裡,我們有神話和啤酒,抵禦南方的烈火。   時間:2017 / 7 / 22(六),19:00-20:30 主講人:臥斧|與談人:冬陽、林立文 地點:Spacebar_Room(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291號,近捷運六張犁站) 採報名入場,現場人數限制40人,要搶要快!(報名截止日:2017/07/20) 上活動通報名頁面:點此前往報名 完整文章
文/戴蒙.楊 痛苦或虛弱的時候,放棄實在是太容易了,我們必須藉由克服痛苦與疲勞,對自己信守堅持到底的承諾。我們一次又一次信守承諾,就成為一種品德,品德不是只說空話,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習慣。 村上春樹曾是一家爵士樂酒吧的老闆,白天賣咖啡,晚上供應烈酒。他以前每天抽一百支菸。現在他是日本當代作品最暢銷的小說家,常跑馬拉松,而且很早睡。 「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喝了再寫,醒了再改。」(Write drunk, edit sober.)──你也許聽過這句據說出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老生常談。 雖然有不少論證認為,海明威其實根本就沒說過這句話,比方美國作家果因斯(Jeff Goins)就舉海明威的孫女瑪瑞兒(Mariel Hemingway)在一次訪談中的證詞說:「那不是他寫作的方法。他從來不在喝醉時寫作。」 完整文章
文/周崇民 啤酒在台灣人心目中,就是一種跟人博感情的飲料,不喝則已,一喝絕對要搭配大口乾杯的豪邁喝法!不用講究用哪種杯子喝,只要酒夠冰,尤其適合夏天晚上三五好友聚會,搭配鹹酥雞、滷味或者是熱炒,再過癮不過! 完整文章
文/黃邪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數千年來,啤酒對人類的意義早已超越口腹之慾,謎樣身世更是引人探索!從日常主食到讓人臉紅心跳的女巫魔藥;從航海補給到最受歡迎的出口酒款,相關的飲用及釀造方式,在在為當代文化增添新的元素。法蘭茲‧莫伊斯朵爾弗(Franz Meußdoerffer)與馬丁‧曹恩科夫(Martin Zarnkow)的《釀‧啤酒:從女巫湯到新世界霸主,忽布花與麥芽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小 K 木桌上的原味臺啤,玻璃杯,垃圾桶內堆高的壓扁啤酒罐,以及一位戴著灰半框眼鏡,大耳朵,額前白髮略捲,臉色紅潤的老先生;雖然看起來像個窩在爐邊的慈祥老爹,但事實上他辛辣機智,說話偶爾夾帶髒字,邊受訪邊喝乾數罐啤酒,還是個重度貓奴──他是寫出「獵魔士」系列,引領波蘭奇幻文學潮流的大師:安傑‧薩普科夫斯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