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啟超 胡君這書目,我是不贊成的,因為他文不對題。胡君說:「並不為國學有根柢的人著想,只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點系統的國學知識的人設想。」依我看,這個書目,為「國學已略有根柢而知識絕無系統」的人說法,或者還有一部分適用。我想,《清華週刊》諸君,所想請教胡君的並不在此,乃是替那些「除欲讀商務印書館教科書之外沒有讀過一部中國書」的青年們打算。若我所猜不錯,那麼,胡君答案,相隔太遠了。 完整文章
文/駱亭伶 本文與《小日子》合作刊出 年少時光總有背誦詩詞古文的記憶;卻往往在經歷世事後,某些句子迸出腦袋,令人得到一份理解與寬慰。何以「讀生書不若溫舊業」?「何飛鵬×張曼娟的經典學堂:經典裡的現代智慧」講座中,嗜讀經典的張曼娟與何飛鵬,分享了哪些私心所愛的古籍經典詩詞,讓自己找到了方方面面的參考座標,咀嚼不同的人生況味。以下是講座整理: 完整文章
好久不見公開的曼娟老師,這場是她 2015 年第一次公開演講場合,她不諱言自己已五十多歲,舉例某次廣播節目中訪問一位知名命理老師,從頭到尾卻沒問自己的流年運勢,她說,「五十而知天命」,即使到了這個年紀,就算提前預知接下來的命運,是恐慌迎接、還是若沒有歷經那美好的事情上,那不是失落嗎? 誰是曼娟老師最想「附身的詩人」? 完整文章
提起城邦出版集團的首席執行長何飛鵬,大家一定不陌生。他不但是許多國人所熟悉的出版界風雲人物,那一頭銀閃閃的白髮更是顯赫的標誌,他不但筆耕不輟,更時常在球場上奔馳。對我來說,他不但是出版界和媒體的先進,也是我過去在媒體產業服務時的大老闆。雖然交談或互動的機會不算太多,但已經比其他人有更多機會可以領略他的經營哲學。 這些年,也已經很習慣從商業周刊、蘋果日報等報章雜誌上,甚至是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雖然近幾年國學經典在義務教育教材裡的比例,常常都成為爭執的話題,要讀多少才夠,讀多少又太多?不同的聲音與論述都各有依據,但其實,拉開了人生的長河,國學經典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都可以有更深層的意義。「何飛鵬×張曼娟的經典學堂:經典裡的現代智慧」講座中,即使兩位主講人各自從不同的角度切入,但卻都認同自己的確在經典裡,獲得人生的各種印證與學習。 完整文章
文/楊照 春秋之後,幾乎成為列國常識的一種說法,是「宋人愚」,宋國人呆呆的,腦筋不好,會有跟別人很不一樣的想法。那個時代有很多笑話是以宋人當主角的,到現在還很有名的「守株待兔」故事,那個在樹下等兔子撞暈的,就是宋人。還有成語「曲突徙薪」的故事裡,那個笨笨地把柴薪就放在煙囪邊,卻又不聽人家勸告把煙囪弄彎、把柴薪搬開來預防火災的人,也是個宋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