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從(二〇一四)第一季開始,出版同業間就不斷傳出各種焦慮的耳語,業績急凍、大退書、發行量下滑、誰又在調頭寸、誰已經裁員縮編、某公司年終發不出來等等。焦慮只在人際網路傳遞,沒有人知道這是個別案例,或是普遍問題。 到今年一月,在國家圖書館發布的「台灣圖書出版現況及其趨勢分析」裡,我們注意到國圖報告了,台灣年度出版量連續兩年衰退,今年是最近三年來出版量最低的一年(從民國一〇一年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