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完整文章
日本當代漫畫鬼才 古屋兔丸 首度來台!壓卷名作──《荔枝☆光俱樂部》 集BL、視覺系、暴力美學於一 「掩陋成就究極之美,不尋常的異態才能蒙神寄宿。」 古屋兔丸《荔枝光俱樂部》新書對談講座 ★活動時間:2/17(日)13:00~14:00 ★活動地點:世貿一館 黃沙龍(110 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五段5號) 完整文章
大家每年都逛國際書展,但不見得每年都注意到哪個國家是那一年的主題國(搞不好根本沒注意過國際書展有「主題國」這事,對吧?別害羞,承認吧);就算注意過那一年的主題國是哪個國家,也不見得仔細弄清楚該國出版品的特色、國內譯作的狀況,或者該國與台灣的關聯。 例如,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的主題國是德國。而大多數人其實從小就讀過和德國有關係的文學作品。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譚光磊 版權代理這行有個常見的謬誤,就是「把關於對方國家的書賣給對方」。美國人在巴黎住了幾年,寫了本法國背景的小說,通常不會有法國出版社感興趣。道理很簡單:一般人想看翻譯書,為的是看外國故事,而非一知半解的外國人跑來寫自己國家的故事。同理,千萬不要因為一本書有吸血鬼,就認為應該有羅馬尼亞市場。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我不是坐在書桌前寫作,而是在送小孩上學、買菜、上郵局……這些事情之間找空檔寫作,我一直用手機寫,隨時隨地都在寫,然後再用電子郵件寄給自己……我甚至曾經寫在襯衫上,除了襯衫之外,口香糖紙、車票、餐廳紙巾,我也都很推薦,」一邊說著,他一邊抽出一件寫滿文字的襯衫,眾人立刻配合地發出驚呼……。 這是《我在衣櫥寫作的日子》侯曼‧普耶多拉斯(Romai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點子就像生物,例如蝴蝶,你想讓它鮮活地存在,就得把它寫下來;」艾加‧凱磊說,「否則的話,它就只會成為死氣沉沉的標本,甚至消失。」 2014 年以《忽然一陣敲門聲》讓臺灣讀者驚豔於短篇與極短篇魅力的以色列作家艾加‧凱磊,2015 年底出版第二本繁體中譯作品集《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並在 2016 完整文章
文/沈嘉悅;編輯/陳大中本系列由【閱讀‧最前線】與【SOS】聯合製作刊出 這裡或許是每年書展「創作」濃度最高的場所,幾乎獨立於書展的其它攤位。每年「讀字」都舉辦場次驚人的活動,「輪班」結帳工作的參展單位也藉機向讀者宣傳、介紹自己的理念。他們自然又平靜的站在作品面前,像是把自己最親密而重要的朋友介紹給大家認識。這個瞬間或許會擦出亮眼的靈光,成為撼動彼此想像的珍貴火苗。 完整文章
文/蔡宜蒨;編輯/陳大中本系列由【閱讀‧最前線】與【SOS】聯合製作刊出 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在受訪時說過:「你可以不去書店,但不要停止閱讀。」但這話悲壯得過於帥氣,書店作為生活中接觸閱讀的重要基地,還是應該要支持。或許我們換句話說:「你可以不去書展,但不要停止閱讀。」書展是一時,但閱讀應該要永恆。 在此次 2016 年的台北國際書展,參展國家有66國、參展出版社達 626 家,總計高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