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曲組成了音樂,而土地滋養了音樂人的創作養分。在台灣,有一群以土地為根基的音樂人,他們用歌詞與旋律,將對台灣鄉土的情感、記憶與訴求,譜寫成一首首歌曲,交工樂隊與生祥樂隊作詞人鍾永豐便是其中一位。 出身美濃的鍾永豐,不只是一位投入社會運動的農村子弟,也透過音樂表達對土地的關懷。 完整文章
文/超級Y 在今年五月,資本主義的一級玩家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說:「沒有教科書能夠預測到我們今天的奇怪經濟。」(no textbook could have predicted the strange economy we have today.)回顧過去二十年,這個「奇怪的經濟體制」有著各式各樣的複數型態:生態資本主義(Lester Brow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記者必須要能對自己採訪的事件提出解答,否則就不算合格的記者。」 大多數人認為記者應該是客觀的事件記錄者,不是帶著主觀選邊站的意見表達者,但胡慕情到《立報》上班的時候,主管成露茜卻這麼對她說。這句話超越大多數人原來對記者工作的想像。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ee-ming Lee 文/責任編輯 李偉涵 猶記剛經手編輯原稿,不過數日即收到作者的家傳相簿,老相簿因有些年代了,內外皆透著泛黃的懷舊氣息。翻閱當下,看著一幀幀時光停格的相片,彷彿不小心窺看了他人的家族密史,那一張張喜怒哀樂各呈的臉,讓人饒富興味又帶著些許傷懷。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