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杜蘊慈(作家) 《一千零一夜》,又名 The Arabian Nights,「阿拉伯之夜」。一九〇〇年開始,陸續出現了節選漢譯,書名譯為《天方夜譚》,可謂信達雅。於是這個詞彙進入了中文世界,並且與此書在西方產生的影響一樣,從此主宰了中國人對於阿拉伯或者伊斯蘭世界的想像。 起源與流傳 完整文章
文╱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當士兵對著和平抗議、唱歌、跳舞的示威群眾開槍時,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就逐漸變了調。幾個月後,象徵著這場變革的,不再是揮舞旗幟的平民百姓,而是手持步槍的聖戰士。從突尼西亞延燒到利比亞、埃及再到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除了最初的突尼西亞成功擺脫數十年的專制統治,轉型成為民主政體以外,其他不是陷入內戰,就是退回原本的專制。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周軼君替我們華文傳媒打開一扇了解伊斯蘭世界的窗子。 出生上海,周軼君不似一般的上海人,只想留在上海。「當年考大學時,我的志願全填了北京的學校,而後陰錯陽差的選了阿拉伯語專業,然後看了一本中東記者寫的書,就決定投身新聞界,想去中東。」簡簡單單的三兩句話,周軼君就豪爽地解釋完別人聽起來驚濤駭浪的選擇。 完整文章
文/施盈竹 二○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民眾「佔領」了解放廣場。 我帶著一張毛毯和一個信念,把解放廣場當成自己的「家」。 記者打開筆電蹲坐在地上,向報社傳遞廣場最新消息;醫學院師生、藥劑師忙著在廣場巡視受傷病患,血淋淋的衛生紙巾散落一地。 婆婆媽媽們在廣場到處發放熱食,給留守在廣場檢查哨的衛兵志工,感謝他們保衛廣場安全,發揮每個人都可以貢獻的能力來回饋國家。 完整文章
「尼安德塔人與我們來自同一個祖先族群,而且是古人類中與我們血緣最親的『人』,我們自然而然地更希望知道他們是怎麼樣的『人』。而尼安德塔人滅絕的下場更為我們的好奇染上了不安:我們是不是也會遭遇同樣的命運?」──王道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CC by Carlos Latuff 我很喜歡 U2,Bono 的歌聲帶有神奇的號召力,很多時候不聽完整張專輯無法中斷。就像隨意一個搖滾樂團,U2 早年的專輯比較生猛,我尤其喜歡〈Sunday Bloody Sunday〉。這首歌敘述的是愛爾蘭曾經發生過的「血腥星期天」事件。早年的演唱會,Bono 完整文章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因禪坐班相識的祖俐告訴我她的故事。她已婚,有一個自閉症兒子,從生下來至今從未離開過她的視線,她幾乎被這個兒子給累垮。這一、兩年,她與一些自閉症的家長組成一個自助團體,輪流照顧,讓彼此有休息的時間。 紫靈的菩薩同意讓我們處理祖俐的問題,我們便約祖俐在一家餐館見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