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胚胎,我寧願出生在一個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 我還以為這很明顯。如果你出生在一個能有充分墮胎選擇權的社會,代表你的家長不是礙於法令禁止墮胎,才不情不願把你生下來。 當然,我同意生命有價值,但身為生命的持有者,我得要有好日子過,才能感受到生命的價值。這再現實不過,若你生命的價值,要拿我活著的痛苦去換,那我只是你的祭品。 完整文章
有許多公共議題的辯論,真的很叫人傷透腦筋,例如該廢死嗎?該開放移民嗎?該抽富人重稅作重分配嗎?同性戀婚姻該合法嗎?墮胎該合法嗎?該限制發展來保護環境嗎?鄉民的正義,在這些議題的討論中,常常是不缺席的。就算是理性的討論,正反方都能提出有理的論據,在教育中不太強調思辯的亞洲社會,尤其令人難以抉擇,所以乾脆憑感覺,或者不理會而去小確幸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