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跨越兩萬光年,只為遇見你──《地球上唯一的韓亞》

文/彼得 用了兩萬光年,只為和妳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有個外星人跨過兩萬光年來到地球,只為了和你在一起,你會做何反應? 韓國科幻與奇幻作家鄭世朗的作品《地球上唯一的韓亞》,講述地球上一位名叫「韓亞」的環保主義者女性,在某天發現不爭氣的男友京旻自從從加拿大回來後,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原本不負責任的個…

「他們現在用餐前不禱告了,他們忙著用手機對著屍體拍照。」

文/賀景濱 我回到哈克夏廣場附近的洲際人工智慧旅店(Continental Intelligence Artificielle, CIA)。一進門,咖啡機剛好滴下最後一滴汁液,獻上一杯完美比例的卡布奇諾。他們什麼都算好了,大概在我進入旅店大門那刻,他們已經推導出我對咖啡因和奶泡的渴望。 我閒步到窗邊…

地球上最神祕的事情是,他們竟然認為自己能擁有物質。

文/賀景濱 等我走出情趣公社時,天已黑了。 剛下過的驟雨,讓氣溫至少驟降了兩度。奧拉寧堡大街上的路燈,把僅存的毛毛雨渲染成迷濛濛的霧紗。我頂著寒氣走到哈克夏市場,一早就開始的阿拉伯農產品市集,仍毫不倦怠地招攬遊客。「椰棗入口,約會到手。椰棗入口,約會到手。」包著頭巾的小販叫個不停。不知道為什麼,這類…

被外星人綁架,居然和大腦有關?

文/艾利澤.史坦伯格;譯者/陳志民 「今天要學的是『OVNI』,」杜蒙夫人對選修她九年級法語課的生說道:「這是法語『不明飛行物』(UFO)的寫法。」她把這個詞寫在黑板上,「終於到了學習這個詞的時候,每年這時我都要告訴同學們我的親身體驗 —我被外星人綁架的故事。」 台下學生紛紛翻起白眼,互使眼色。杜蒙…

聆聽外星人的聲音

文 / 李永適 宇宙中真的有我們可交談的對象嗎?天文學家卡爾.薩根認為,與其把科技與勇氣用在發動戰爭最後自我毀滅,不如用於擴大我們對地球和宇宙其他居民的了解。 自從2009年克卜勒太空望遠鏡展開觀測任務以來,科學家已確認近4000顆系外行星,其中有9顆與地球大小相近且位於其母恆星的適居帶,未來這個數…

【果子離群索書】這本小說有外星人、官商勾結、時事諷刺,而且這些從書名都看不出來

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政治才是《阿飄》主…

如果這些外星人想要毀滅我們,為什麼要等四十年才發動攻擊?

文╱Ernest Cline(恩斯特.克萊恩)   我盯著教室窗外,白日夢中進行冒險時瞄到了那個飛碟。 我眨了眨眼再望過去一次──它還在。閃亮的鉻黃色碟子在空中畫出Z字形軌跡,而我的視線拚了命地隨它連續拐彎,拐的速度愈來愈快,角度奇險,若有人類在上頭,肯定會被甩成人乾。飛碟奔向遠方地平線,…

「妳根本是外星人!不!你們一家都是外星人!」

文/李佳燕(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發起人、家庭醫師) 如果你有孩子,你要如何教養他們?還是你已經有了孩子,那麼你正如何教養他們? 聰明絕頂花樣百出,一顆心比棉花糖還軟、還甜美的米米,給我們的解答,保證讓人驚喜連連、絕無冷場。 其實,我每每讀著米米的撇步,就會有個一直閃出來的念頭,讓我想把它塞回腦殼裡;…

【GENE思書軒】讓各位大忙人快速理解那些科學家也很難搞懂的東西!

浩瀚的宇宙當中,除了外星人,還有什麼奇特的天文現象讓渺小的人類感到敬畏又謙卑?雙星、白矮星、夸克星、中子、脈衝星、超新星、黑洞、暗物質⋯⋯這些在媒體和電影中不斷出現的名詞,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頂尖天文物理學家總想要突破人類智識和儀器的限制,探索遙遠光年以外、百億年前的這些天文現象,他們窮盡心力和努力…

【專題:青春歌單】陳栢青:LALALA救地球

文/陳栢青 夏天的某一日,巨大外星人母船漂浮大氣層之上,持續朝地球傳送電波。那訊號持續而緩慢,訊息如此明確,像青春期睜眼躺在床上的黎明,窗外是高樓群邊緣慢慢亮起的光,再怎樣翻身,你知道再睡下去也是要起來的。一切終將到來。 地球要毀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