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克新聞】S3EP44:食飽袂?從飲食了解台灣──《吃的台灣史》

吃飯皇帝大,吃是一個文化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台灣人怎麼吃?這個問題幾乎就是台灣文化史裡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吃包含了完整的社會過程,從食材哪裡來,原生的或是外來的。外來的食材怎麼來?因為貿易?因為殖民統治? 食材來了怎麼烹調?誰的吃法?餐桌禮儀和「非日常料理」的文化意義是什麼? 吃的文化最能表現台灣的文…

台北是一切並存的城市——專訪《我台北,我街道2》主編李金蓮

文/愛麗絲 「很多人說,我是具有脅迫感的編輯,」李金蓮笑稱自己似乎常是作者的壓力來源,曾任中國時報《開卷》主編、前後服務近二十五年,這回接下《我台北,我街道 2 》主編的任務,她和多位作家的熟識關係,讓台北在字裡行間流轉盛開。 邀約作家參與《我台北,我街道 2 》時,李金蓮除希望給予年輕作家展現才華…

「人生其實是個可以被吹掉的東西。」──馬欣與馬欣的《階級病院》

文/犁客 「習慣在社群網站上擺姿態之後,」馬欣道,「會讓人在日常裡也開始擺姿態。」 馬欣寫電影的散文一向在犀利裡帶著關懷,觀察世界時她也帶著這種透澈的眼光,她很明白,現 在要對公眾發表個人意見較以往容易,而許多人被冠上評論者的名頭之後,也開始以這種身分自居──這是一種缺乏自識的表現。 「讀《紐約客》…

【張耀升之黑是最溫暖的顏色】他們在黑暗中無聲歌唱:談台灣電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修復版《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文/張耀升 歷經超過十年的修復計畫後,美國標準收藏公司終於在今年三月推出完整修復版長達237分鐘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距離當初上映的1991已經過了25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魅力毫無減損。 無論電影美學或時代意義,這部楊德昌的作品都是台灣電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如今終於以數位修復的完整面貌重…

悲傷不再是忘不了的慟,而是記憶裡的光──郭強生《何不認真來悲傷》新書發表會

文/犁客 臺上兩人以和聲方式唱起民歌〈夢田〉的時候,臺下的觀眾拍起了手。唱歌的人或聽歌的人都可能有過這種經驗,那是一種「自己欣賞的民歌手唱出自己欣賞的歌」時的愉悅;奇妙的是,這回這件事沒發生在演唱會,而在新書發表會場。 唱歌的人,是作家郭強生。 2015 年底,郭強生出版最新散文作品《何不認真來悲傷…

一頁時代,備忘滄桑

透過袁瓊瓊靈動爽俐的筆,生活在封閉小眷村、失根漂流的外省人,於窮乏生活中嚼出各式好玩有趣的生活滋味;回憶與時光的悲喜劇輪番上演,讓三個世代的人,即便未能親見,也如伴在側,品嘗當時的鹹與甜,遠去的親友,荒湮的故鄉,於此重逢。 有一群人,他們跨海而來,原鄉像回不去的舊夢,是流離;有叢聚落,它們因流亡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