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押井守;譯/謝承翰、高詹燦 押井:對個人來說,智慧型手機逐漸成為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外部記憶裝置。我認為也可以把它稱作輔助電腦。接下來應該就會發展到將這個裝置給放入腦袋的階段了。 在《攻殼機動隊》當中,人們對話的形式是透過電纜來傳遞真正重要的信息。如果是以電波來傳遞信息,則會有太多雜訊干擾,以致無法保護重要機密,因此最後反而改以電纜做為傳遞重要信息的管道。 完整文章
文/奧立佛.薩克斯;譯/廖月娟 他走到亭子附近的公用電話,想打電話跟他媽媽說幾句話(那時是一九九四年,行動電話還很罕見)。接下來發生的事,他仍記得一清二楚:「本來我還在跟我媽講電話。細雨飄下,遠方雷聲隆隆。我掛上電話,才跨出一步,就被雷劈個正著。我記得那公用電話傳來一道閃光,擊中我的臉,我整個人就彈開了。」 完整文章
文/邦妮.聖約翰、亞倫.海恩斯 各行各業都有精疲力竭、無法集中注意力的工作者,大家窮於應付天上隨時掉下來的問題,無法進行策略思考。他們深信,唯一的出路就是一次做很多件事,以解決眼前的千頭萬緒。然而,重要著作《注意力和努力》(Attention and Effort)的作者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完整文章
文/菅原道仁;譯/張嘉芬 早上該幾點起床?幾點吃早餐?該怎麼走到車站?諸如此類的事,全都由大腦負責控制決策。這些決策的次數,據說每天高達一萬次以上。對於僅有一千四百公克的大腦而言,需要消耗相當程度的能量。 因此,人類為了維持自己的生命,會盡量設法減少大腦消耗的熱量。於是不管好事、壞事,人類都會想讓大腦自動處理,以避免逐一決定微末小事——這就是所謂的「習慣成自然」。 完整文章
文/菅原道仁;譯/ 張嘉芬 「廣告後請繼續收看!」 這是電視節目裡常見的橋段,我們稱為「進廣告」。這其實是電視台為了讓觀眾在廣告後仍願意留在自家頻道,所做的刻意呈現。 記得我小時候第一次看到這種橋段時,滿腦子想的都是後續劇情發展,在意得不得了。 中途喊停,不是壞事 完整文章
文/約翰.海利;譯/陳依辰 醫生告訴我要兩週才會看到藥效,但就在我領藥的那晚,我感受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流竄,一種輕柔的彈弄,我確定那是我大腦突觸發出聲音,進入正確設定。我躺在床上,聽著自己錄的、聽到快爛掉的精選錄音帶,我知道,接下來很久的時間,我都不會再哭泣。 完整文章
文/王映茹(《極度專注力:打造高績效的聰明工作法》編輯) 在電腦、手機不離身的現在,分心已經是現代人的通病。不過,分心真的不是我們的錯,打從人類老祖宗開始,我們為了生存,必須對所處環境抱持警覺。不過,現在我們已經不用時時警惕周遭威脅,這項習性卻留了下來。 完整文章